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章
    开场前,选手们在列表中自行选择飞行设备。

     一般来说飞行设备分为三类:机械型,生物型,坐骑型。

     空战这个模式挺难得被抽到的,观众的兴趣一下子就被挑起来了。

     男解说:“哈哈哈这个好玩了,据说空战模式在比赛上被抽到的概率大概是1%,没想到啊没想到。”

     女解说:“已经连续快十年没在总决赛的赛场上看见空战模式了,我估计两队选手现在都有些吃惊吧。”

     何止是吃惊,已经快要抓狂了。

     coder的队长:“舞草!老子手底下4个死技术宅全都是路痴方向迷,地面上都分不清方向,我要怎么带人打空战?!”

     七杀的队长:“舞草!怎么随机到这么个模式,我们这个月都根本没训练过一场空战啊!还有四爷怎么办,四爷以前从来不打团赛,有没有打过空中作战?”

     队长回头一看,看见四爷正在静静观察飞行设备列表。

     队长:“四爷!您老要是没有经验的话,要不然我们选一个双人坐骑……”

     泰伦头也不回,说:“管好你自己就可以了。”

     队长:quq?

     泰伦:“对面已经死了。”

     队长:“……哦!!!”四爷好霸气啊!感觉瞬间有了大腿可以依靠!

     一分钟后,所有选手结束选择,被直接传送到了地图当中。

     巨大的机械城在半空中漂浮着,基本上就是一个巨型金属球体。五个金属圆环环绕着球体,就像行星的光环带一般缓缓转动,勉强可以提供落脚。

     倒计时开始时,选手们纷纷启动飞行设备。

     coder队不愧被称为“工科大队”,6个人统一选择了机械飞行器,就像一队小型侦测机一样列起了阵型。

     七杀队如出一辙,队长首先架起了机翼,坦克和枪炮手紧随其后。

     男解说:“哈哈哈哈哈看来大家都很不会飞行模式啊,我们的选手们有志一同地选择了机械飞行……”

     刚说完,就看见七杀这边又冒出来一只双头奇美拉,治疗妖精召唤师和三号输出傀儡师各站在一个头上,战战兢兢哆嗦着腿。

     女解说:“好吧,坐骑也有一定的好处,那就是可以撒手不管。尽管这样做会丧失一定的主动性……”

     说到这里,女解说忽然停住了,然后尖叫了一声:“哎呀四爷好帅!”

     观众:“咦咦咦??”

     四爷展开了一对漆黑的羽翼。

     羽翼在半空中一震,先是大幅度拍打保持高度,随后他很快就适应了新的平衡。

     这对翅膀的模版来自某种异星鸟类,翅翼宽广、羽色漆黑,灵活性很强。翅翼后部有一对很小的辅翼,辅翼的羽毛很长,主要用以协调平衡。

     男解说:“厉害了我的四爷!好久没看见有人选翅膀了,翅膀虽然很灵活,但是耐力不佳,到后期很容易疲劳,然后被活生生拖死。”

     女解说:“但这明显不是重点!”

     男解说:“好的,那么重点是?”

     女解说两眼冒红心:“重点是四爷好帅!好苏!好酷炫啊啊啊啊啊——”

     男解说:“……”w。t。f。姐姐你醒醒,你在做解说不是拉拉队啊姐姐!

     泰伦拍打羽翼,悬停在奇美拉的前方。

     他显然不是有意选择一个罕见的飞行方式的,但翅膀确实是他最佳的选择,或许也是唯一的选择。

     星际人民们都很习惯机械文明,所以他们常常理所应当地选择机械飞行器;但泰伦来自魔法文明,在他们那里,没有什么机械科技,但羽翼和天使却是真实存在的东西。

     泰伦为杀戮之神工作时,就常常以炽天使的面目现身。

     有时他会身负光做的羽翼,居高临下地观察战场,轻而易举地影响凡人的战争;有时他也需要参与诸神之间的战争,以炽天使的身份与其他炽天使在空中对决。他常有着伏杀的使命,于是只使用漆黑的羽翼。

     所以,使用羽翼飞行,也是泰伦在那六百年的漫长岁月里学会的技能。

     此时,伴随着观众当中时不时的尖叫声,漫长的三十秒倒计时终于结束了。

     随着比赛时间进入到第一秒,双方队伍几乎是瞬间同时拉升了高度!

     所有人都在下意识抢占制高点,一时间机械引擎的火光如彩带一般向上升起,如同五光十色的烟火。

     除了泰伦。

     男解说:“四爷发动了!他第一时间就冲进了对面的阵型,我的天啊这是什么样一种自信!”

     女解说:“虽千万人吾往矣的自信啊!”

     泰伦在高速飞行获取到足够的惯性之后,双翼一收,紧贴着背部,整个人如同俯冲的飞鸟一般撞入了对方的阵型。

     coder的所有选手都在操纵机械攀升高度,猝不及防地被他打入了阵型内部,这一刻只有寥寥几人有足够的速度来操纵远程武器。

     然后所有人都看到,泰伦直接转出一个不可思议的直角,旋身扑向了coder的指挥!

     “实在是太霸气了!”男解说激动地嘶吼,“正面突袭!”

     泰伦的匕首如同锋芒毕露的獠牙,成为了全场第一把出鞘的武器,快如闪电地直接钉入了敌人的咽喉!

     他的对手刚刚开始反击,泰伦猛然一旋身,巨大的羽翼灵活无比,一翅膀将他拍晕。泰伦行云流水地反手一刺,登时收走人头。

     女解说:“天啊,太灵活了!四爷这一个拍击,简直炉火纯青,不是空战专家绝对做不出这种动作!”

     泰伦丝毫不停,在敌人的尸体上借力一蹬,同时张开双翼,犹如在天空中滑翔的恶魔一般,准确地袭击向下一个敌人。

     这时coder其他人的远程攻击已经临近泰伦身后,只见泰伦双翼一张,恰到好处地笼盖住周身——在抵挡攻击的同时,也如阴影一般擒抱住他的敌人。

     众人只看见巨大的黑翼向内一拢,而后又张开,coder的选手已经化为白光飞逝!

     羽翼终于因为受到攻击而负了轻伤,黑色羽毛轻轻在空中旋飞。

     泰伦冰冷的金色眼眸透过众多法术的华光,看向了他的下一个目标。

     这一眼,连解说都被震了一下,不由自主地说:“好可怕的眼神。”

     下一刻,泰伦犹如半空中飞行的恶魔,以所有人看来不可思议的速度再次转出一个角度,向着他的下一个目标扑去。

     这一次他根本没有理会对方的攻击,双持武器互相交叉,像一道十字的流光般迎向了面前的法术,继而双翅一震,瞬间穿过那道法术!

     这一切快得电光石火,泰伦的刀光直接化为数丈长的雪白匹练,将敌人连同他的法术一齐洞穿!

     当炫目的光芒刚刚停歇时,泰伦已经出现在敌人的背后,张开双翼滑翔而走。

     直到这时,他身后的尸体才开始下落。

     而且这一次连飞行器也一齐损毁,成为了第一个直接出局的选手。

     女解说简直喘不过气来,说道:“我的天!第十五秒,四爷已经收走了三个人头!这是空战模式吗?这根本是四爷屠戮模式!”

     男解说满脸通红,抓着麦克风喊道:“这简直是个活生生的恶魔,他就是恶魔!他已经主宰了这场比赛!”

     观众早已经目瞪口呆,现场沸腾万状,除了跟着尖叫甚至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

     比赛刚刚到达第二十秒,所有人几乎都已经忘了他们是来看团队赛。

     观众齐声嘶吼:“四爷!四爷!”“下一个!”

     泰伦的目光如同死神的凝视,当他选定了下一个目标时,对方甚至不由自主地感到恐惧。

     因为身负羽翼在高空作战的泰伦,仿佛已经是另一个无悲无喜的物种一般,那双暗金色的眼眸里全然是冷酷和睥睨。

     他自空中俯冲而下,轻而易举地扼住了下一个猎物的咽喉,接着他拔出对方的长矛,就将敌人直接钉入了浮空的机械城。

     随着机械城的悬臂急速运转,泰伦灵活地收翅下坠,从其中毫发无损地离开。

     而悬臂继续运行,将他的敌人连同飞行器一起直接碾为白光!

     “四爷!”男解说大喊,“你踏马是天上的战神吗!”

     掌声雷动,现场已经是沸腾的海洋。

     泰伦手中扯出一道钢线,另一端固定在机械城中。

     随着coder的下一个选手落入泰伦的视线,后者振翅飞出一道优美无比的弧线,如同雨中飞燕一般优雅——但却残酷地以钢线勒住了敌人的咽喉。

     “第三个要出局了!”女解说尖叫道,“这绝对是空战无敌!空中的四爷战斗力已经突破天际了!”

     泰伦牵引着钢线,将匕首刺入对方设备的核心,就像屠杀被绑在砧板上的牲畜一样轻松。

     第三道白光飞逝而去。

     泰伦取下对方的佩剑,狭长的雪白刀刃上正在淌下其主人的血迹。

     他轻轻一甩这剑刃,猛然震动双翼,横剑俯冲向了对方支离破碎的阵型。

     “战神!”男解说激动地拍桌呐喊,“绝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