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章
    这顿晚饭之后,维克多是搭车回去的。

     ——被撩得腿软。

     他到家的第一件事是喊室友出来,认认真真地问遍了电竞圈的所有事项。

     室友很惊讶地说:“小可,你也要开始追电竞比赛啦?”

     “我要追我男神!”维克多笑眯眯地说,边说边翻开他墙上的日历,往几个日子上画上了大红色圈圈。

     室友:“???”

     维克多圈上的都是泰伦比赛的日子,但是泰伦加入了七杀战队的事情现在还没公布,所以他只能说:“你跟我一起看比赛吧,保证有惊喜。”

     说完,他继续沉浸在和男神共进晚餐的喜悦当中,轻飘飘飞进了屋子。

     室友:“……”你怎么了我的可!你这是要变身痴汉啊我的可!

     ……

     虽然地球区甲联个人赛被推迟了,但是团队赛依然在热火如荼地举办中。因为人数更多、赛事更复杂,所以团队赛的进度要慢上一点,下一局正是八进四的比赛。

     七杀战队vsdreams战队。

     两支都算是老牌队伍,只是最近几年都不强势,去年的联赛上七杀排第三、dreams排第五,都没能拿到省赛名额。

     这场比赛开始前,就有人猜测:这回七杀的核心输出回老家去了,不知道他们的替补如何?恐怕七杀很难杀进四强了,说不定这一局就要惜败。

     观众在议论纷纷的时候,主持人终于上台了,先是例行报幕,然后说:“……首先,有请我们的——dreams战队!”

     dreams战队的人一一跑上台,向观众挥手,引起一阵不小的欢呼声。

     接着主持人又说:“我们的七杀战队在上周使用了唯一一个换人名额,用一个新人代替了他们的一号输出位。这位新人会是谁呢?嘻嘻,有请我们的七杀战队!”

     观众翘首以盼了半天,看见台上依次出现了他们很熟悉的七杀队主坦克、副坦克、辅助、二号输出和三号输出,而第六个人……

     第六个人穿着披风兜帽、戴着面罩,低调地走到队伍末端,但是仍然没法掩盖鹤立鸡群的气质。他腰上挂着一把短剑,一把匕首——除了他之外,本届赛事还没有任何刺客敢于双持两把不同的武器。

     现场静了一瞬间,有人忽然尖叫:“四爷!”

     “啊啊啊啊是四爷回归了!四爷来打团队赛!”

     个人赛的假赛事件,成为了很多粉丝的遗憾,他们生怕四爷就此退出地球区的赛事,他们再也无法在赛场上找到四爷了。

     而现在,泰伦陡然出现在台上,很多粉丝简直要热泪盈眶,这些天都攒了一肚子的话想要对他说。

     他们有的喊“你是最棒的!”,有的喊“把过去的事情踩在脚下吧!”,有的喊“请你带我们一直打到宇宙尽头去啊啊啊!”。

     观众席上沸腾了,许多人站起来举起双手摇动,最后汇成同样一句话,此起彼伏地喊:“四爷我们爱你——”

     “四爷我们永远支持你——”

     过了一会儿,观众们开始自发挥舞起荧光棒,观众席上从左到右亮了起来,又依次熄灭,然后又从右到左地亮起来……形成五颜六色的浪潮,终于吸引了泰伦的注意力。

     泰伦想了想,右手食指与中指并拢,从额前向外一划——用这个姿势潇洒地打了个招呼。

     “呀啊啊啊啊——”立刻引发了一阵狂潮。

     这是四爷第一次在场上对他的观众做出反应,很多人激动得想要原地跳起来,用尖叫顶破天花板。

     得了甜头,荧光棒的浪潮就玩得更起劲了,一会儿是花瓣状、一会儿是条纹状,偌大的观众席也不需要指挥,自发自觉地玩起了各种花样,就想被四爷扭头看一眼。

     四爷正在想:这年代的观众……虽然没什么节操,有时也不失可爱。

     主持人都看得乐了,拖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下一个环节,说道:“请两位队长代表各自队伍,发表一下赛前宣言吧。”

     dreams的队长一看观众席,笑着凑热闹说:“别尖叫的太早,一会儿我压倒四爷给你们看喔。”

     观众席上一阵“咿呀”“污污污”的叫声。

     七杀的队长一看这气氛,简直不能更欢乐,接过话筒也乐不可支地说:“四爷不是你想压,想压就能压。”

     观众们:“噗哈哈哈哈哈!”

     主持人忍俊不禁地说:“两位队长,真的要用这个做赛前宣言吗?这个可是要写到官网上的喔,你们还没问过四爷愿不愿意呢!”

     七杀的队长回过头去看泰伦:“可以吗?可以吧~”

     泰伦两手环着胸一脸淡定,内心也觉得他们挺欢乐的,于是说:“随你。”

     观众席上响起了一小片议论声,有人说:“好宠溺呀,啧啧啧啧。”“开口分攻受呀。”

     少顷,两支队伍分别站好,被传送到比赛地图中。

     团队赛也是bo3赛制,这次随机到的地图:天界极光。

     这是一张很特别的半透明地图,地面是云层状,云雾绰约中勉强可以藏人。半空中有实体状的极光可以踩上去,但是全部半透明,一眼就能望穿。极光还会随时间缓慢地移动,所以地势是动态的。

     随机到的模式:夺旗。

     夺旗就是地图中会出现一面旗帜,双方去争夺并持有旗帜,每持有1秒钟就计1分,当十分钟比赛时间结束后,分高的队伍获胜。

     这个模式的死亡是不计名额的,等待10秒后即可自动复活,复活不限次数。

     当两支队伍在地图两边站好时,透过这张地图里半透明的极光,一眼就能直接望到对面,还能看见场地正中央长出来一面旗帜——大红色鲤鱼旗。

     这时观众席上嘻嘻哈哈在笑:“这旗子、这场地,违和感爆表了23333”

     男解说也开麦道:“哈哈哈哈这次四爷恐怕真的要被压了,这张图简直一望平川、一览无余,没有地方可以埋伏呀。”

     女解说:“而且夺旗比的是谁能坚持的时间久,这个模式是主副坦克的专场,一般都是一名坦克拿了旗子就跑,剩下的人掩护他或者压制对面。”

     男解说:“也有另辟蹊径的打法,比如说让跑的最快的队员拿了旗子就跑,全场比赛玩生死追逐和躲猫猫……”

     女解说:“别的不说,七杀队移动速度最快的队员也就是两位了:一位是他们的队长兼副坦克、天谴骑士;另一位就是速度爆发起来像捆绑式运载火箭的四爷了。”

     男解说:“dreams队的核心也跑很快呀,别忘了他们的圣枪骑士是半天界生物的模版,长着一对翅膀呢。”

     说着说着,倒计时就结束了。

     双方甫一登场,立刻都使出浑身解数往场地中心的旗帜赶去。

     dreams队最快的果然是他们长了翅膀的圣枪骑士,呼一下就向着中间飞去。

     而七杀队最快的是队长天谴骑士,开场就交出了大招,召唤出他的梦魇战马,风驰电掣地狂奔而出。

     男解说:“二十米!十米!马上碰面了,dreams的刀斧手出钩子了!中没中?中没中?!”

     铁钩带着锁链,横空飞过,越过圣枪骑士,直接命中了七杀队最前面的天谴骑士。

     女解说:“中了!哎呀七杀大意了!”

     天谴骑士连人带马,被铁钩直接拖到了dreams战队的阵型正中央,被5人团团包围。

     这时他做出的第一个反应是:我也勾!

     男解说:“天谴骑士说:你有钩子老子有天罚之握,他回头就是一个握……哎我去!他握住了自家的四爷!!”

     天谴骑士回头就是一个技能,将远在红方阵营的泰伦给拉到了自己面前。

     女解说一脸懵逼地说:“什么意思?天谴骑士勾进来一个自己人,两个人要一起给对面送人头吗?”

     dreams的圣枪骑士还在前面冲着去抢旗子,他们的二号输出位马不停蹄地追上去跟着。

     剩下四个人狰狞地笑着,包围了被先后被勾过来的天谴骑士和刺客。

     男解说:“哎哟,这个天罚之握是真的看不懂!这下七杀要2打4,惨了。”

     女解说:“是想拖一拖时间吧,说不定队友能先拿到旗子,那这边的胜负也不重要了。”

     话音刚落,只见场内变故骤生。

     天谴骑士一马当先,对着包围圈的一个输出就突刺过去。

     dreams四人毫不犹豫地围上来就是一轮集火攻击,直接将天谴骑士打落马下,陷入混乱状态。

     而这时,泰伦紧随其后,幽灵般出现在治疗身后的阴影里!

     男解说大喊一声:“能换!1换1,四爷可以的!”

     还没喊完,泰伦已经一个炫目得无与伦比的刀花,在转瞬间切出了6连击,将治疗直接切成白光飞逝。

     然后泰伦一个前扑,刚刚好落在天谴骑士身后,而队友用身体帮他挡住了一轮伤害。

     在天谴骑士死亡的白光之中,泰伦闪电般再次折回,自下而上一个兔子蹬鹰,将追击上来的剑舞者击倒,然后翻身一扑,手中凯歌与岑寂同时扎入对方咽喉。

     剑舞者瞬间承受巨量伤害,在几秒后因为流血伤害也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