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章
    比赛打完,四爷的官网上果然更新了新的资料。

     这次主要是提高了pvn的评语,同时在履历上面多加了一条:甲联地球区团队赛八进四第二局mvp。

     另外就是动图多添了一张“倒悬伏杀”。

     这回底下的评论比较好玩。

     有的很激动:“四爷来打团赛了,好激动!”“呜呜呜死鬼,你还知道回甲联啊!”

     有的说:“啊钱升这个不要脸的凑流氓,千万别把我家冰山酷哥四爷给带坏了!紧张!”

     有的说:“四爷对队长太宠溺啦,嘤嘤嘤铁汉柔情简直了!”“这对cp我已经吃了,不服来战!”“四爷x代理党不服!四爷的那个法律代理才是真绝色!”

     还有在盖高楼的:“四爷战术到底是什么?”“求问四爷战术+1”“四爷战术是什么+10086”……

     维克多看着看着,说:“四爷也没有对七杀的队长很好啊,他对我也很好的!”

     他的室友:“……可!我的可啊,你先别急着争风吃醋。”

     维克多哼唧了一声:“我并没有争风吃醋,我也有楼的,他们说我和四爷很般配的!”

     “……”室友说,“可啊,你先救救我啊,我癌症快要发作了!”

     维克多:“你的好奇癌晚期已经没的治了!”

     室友:“呜呜呜,求求你了我的可!求你去问问四爷到底什么是四爷战术吧!再没有药吃我就要死了!”

     维克多沉默两秒,忽然说:“那好吧,那我就去找四爷了。都是因为你这么恳求我了,我才去的。”

     室友:“……”可是你一脸“终于有理由去投怀送抱了好开心”的表情啊!

     ……

     当维克多走到七杀俱乐部的场地时,刚巧碰到他们正在准备队内训练。

     泰伦已经在虚拟比赛场地里了,坐在树上闭目养神,一条长腿搁在树梢上,另一条长腿没处搁就垂着——维克多看着真的特别想上去量一下长度。

     但他不敢,就弱弱地站在场地外面,看着剩下几个七杀的队员在抓阄。

     抓了短签的队员们纷纷松了口气。

     而那个抓了长签的哭丧着脸说:“完了,要被血虐。”

     维克多走到教练旁边,小声地问:“这是在抓什么呢?”

     教练说:“哦,小可你来了?抓到长签的就去二队。”

     维克多:“??”换人吗?

     教练刚说完,就看见那个长签默默走到二队的队伍里,而二队里没有人走过来。

     然后他们开了自定义比赛。

     泰伦这边:5个人。

     泰伦对面:7个人。

     开打。

     维克多一脸懵逼,内心呐喊道:这也可以啊!团队赛怎么能以多打少啊,你们这是在欺负我男神吗!!!

     他紧张地凑上前去看,然后就听见教练一边记笔记,一边嘀咕:“怎么老是摸不到四爷的老底,作教练我容易么我……”

     维克多小心地问:“教练,这样打真的能训练四爷吗?”

     “我没在训练四爷啊。”教练说,“我在训练四爷对面的抗压能力。要是对着四爷可以不被杀崩,基本赛场上就不用怕突袭战术了。”

     维克多:“……”

     练习用赛场内,双方还是打得你来我往,颇为精彩。

     泰伦很明显是在放水,因为他节奏一快起来,对面最脆最容易被杀的几个人就有崩溃迹象,然后泰伦就放慢节奏,对面再仗着人多重整阵型杀回来。

     节奏慢的时候,泰伦就显得很无聊。

     有一次他看见一片草坪,就上去啪地倒下去,百无聊赖地躺一会儿,再打个滚爬起来。

     细碎的杂草就会从他身上簌簌往下掉,泰伦随手拈起一根草茎,一边折成小花的形状,一边往战场上走。

     场外的维克多:“……”天——啦——噜——我的男神快要萌炸了啊!!!

     然后泰伦又在战场上伏击了对面的辅助,估计是觉得手上的草编小花碍事了,于是面无表情地杀完人,就随手在原地放好。

     放完后他一看歪了,又伸手把它正了正,这才满意地走了。

     维克多:“……”啊啊啊!我男神萌得我无法呼吸!

     今天的自定义练习赛没有什么输赢的说法,在泰伦的平衡下两边的复活次数都差不多。

     半小时时间终于过去,打完以后所有人都咸鱼状躺下了,泰伦也活动了一下身体。

     维克多还在犹豫怎么上去打招呼,泰伦早已经发现他了,走过来说:“稍微等一下。”

     “啊,好的。”

     维克多不知不觉就跟着泰伦,一路走到了七杀俱乐部的休息室。

     泰伦将门关了,就随手摘了伪装用的眼镜,把头发一撸,凑到饮水台前面洗了把脸,顺口说:“有事找我,还是过来看看?”

     “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我室友他……”维克多说到一半,忽然看见泰伦抬起头,一双金眸慵懒地望着自己,睫毛上还带着细碎水珠。

     维克多瞬间忘词了:“……”我在哪?我是谁?!!为什么我感觉好渴!!

     每次看见维克多,泰伦总是会在两分钟内获得一个好心情。

     这回也是。

     泰伦的眼里渐带笑意,说:“是你室友想我,还是你想我了?”

     维克多吭哧吭哧:“是我,不是……其实都有。”

     “别太想我。”泰伦说。

     维克多不知道他是不是厌烦的意思,小心翼翼地觑他。

     泰伦就又说:“虽然我并不想说这句话,但是主要担心你睡不好。”

     维克多脸红了,说:“不、不会的,我有充足的睡眠。”自从可以画四爷之后,床头就放了一张等身肖像图!每天都能傻乐着入眠有没有!

     “是么。”泰伦说,“还以为你会说‘太想了做不到’。”

     维克多:“……”

     维克多同学开始胡思乱想心猿意马,内心有一千头小鹿在用嫩角撞他的心墙!

     这时,休息室外面有人敲门了。

     教练在外面说:“四爷,小可,你们都在里面吗?正好大家都在,要不要聚个餐啊,小可把我们两边介绍了一下,我还没有感谢他呢!”

     维克多犹豫了一下,不太喜欢地球区这边的风俗——在虚拟世界也要搓一顿、在饭桌上劝酒扯淡的风俗,但一时没想到拒绝的办法。

     泰伦看出来他的犹豫,就回道:“他没时间。”

     教练隔着门说:“啊?他不是过来看看的吗?”

     泰伦说:“他今天的时间是我的。”

     “哦。”教练有点懵逼,“那你们好好吃?”

     “好的,再见。”

     于是就这样,维克多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最后事情就发展成他和男神面对面坐在小咖啡馆里。

     气氛很幽静,小可很坐立难安。

     泰伦看出来他很紧张,给他叫了一杯西米露,笑着挑起话题道:“听说下周你们有一个新闻发布会,是所有工作都完结了吗?”

     维克多捧着西米露,像抱着存粮的小仓鼠,紧张情绪因此被极大地缓解了,说:“是的,主要工作都结束了。下周我们准备发布所有可以公开的资料,同时对来自社会各界的帮助都致以感谢。”

     泰伦说:“很多人都是志愿工作,你也是无偿提供帮助。我想想,我该怎么感谢你比较好?”

     维克多受宠若惊地摆手:“不不,不用感谢的,其实我已经得到最好的报酬了。”

     泰伦笑容加深,意味深长地说:“你没有什么想要的吗?或者只是说说你的愿望也可以。”

     泰伦的目光渐趋暧昧,凝视着维克多。

     维克多脸红了:“真的可以吗?”

     泰伦说:“无论是什么愿望,都值得去尝试。”

     维克多鼓起勇气,激动地说:“我……我想要小发!!!”

     小、小发?

     泰伦:“???”

     维克多:“对对对对不起,我是想说小花!”

     泰伦反应过来,忍住笑说:“哦,花。”

     维克多窘迫地说:“呃,是的。那个用草编出来的那朵小花,我从来没见过那个形状的花……”

     “那是蓝铃花。”泰伦说,“应该只在我的家乡生长,在这里我也并没有见过。”

     泰伦此刻正在想:要不要告诉他蓝铃花的别名是“蓝色丧钟”?

     蓝铃花不但是刺客组织的名称,也是他们的标志物。蓝铃花的形状,正是丧钟的模样。

     当年的刺客大师泰伦·奥丁每出一个任务,都会轻轻将一朵蓝铃花放在尸体上。

     有时候经历一场时间漫长的伏击,蓝铃花也会枯萎。泰伦就会在埋伏等待的时候,顺手用草编出一朵——这就是他会这个技能的原因。

     而维克多则正在想:天哪,原来男神无聊的时候编的小花,是家乡的花!他一定是想家了!我的男神不冰山的时候,简直让人心疼坏了啊啊啊!!

     这一刻,维克多的内心充满了汹涌澎湃的柔情,温柔地看着泰伦。

     泰伦决定不告诉他真相,伸手取过咖啡桌上细长的一根吸管,随手一折,就成了新的一朵蓝铃花。

     泰伦轻轻将它插在维克多手捧着的西米露里,说:“喜欢的话,我教你折。”

     维克多只觉得泰伦手上的动作又快又好看,一点都没看清是怎么折出来的,不由忐忑地说:“我这方面比较笨,不太擅长手工活,我怕耽误你的时间……”

     泰伦说:“我不喜欢笨的人。”

     维克多:qaq

     然后泰伦又说:“所以你肯定不笨。”

     “……?!”

     维克多同学愣了一秒,然后瞬间炸成了天边一朵绚烂的烟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