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章
    “电竞圈爆惊人丑闻!四强惊现假赛,赛程已被暂停”

     “路超凡涉嫌假赛,甲联组委会已着手调查”

     “当众事发!电竞甲联爆出假赛事件”

     比赛还未结束超过一小时,各大实时新闻网站已然贴出了各个头条新闻,随之而来的是面向数以千万计的电竞圈关注者的推送。

     很快这些围观群众开始在自传媒上掀起更大浪潮,在短短两个小时内,一条#路超凡假赛#的热门登顶了自传媒头条热门。

     有不少好事者比赛一结束就把自己录音的内容上传到网络。

     众多的视频来自不同角度、不同用户,都逐一佐证了消息的真实性,而且还将事情发生的过程原原本本、彻彻底底地揭露了出来。

     赛后的第三个小时。

     路超凡躲在家中,关上了所有窗户,拉起窗帘,满头冷汗地打着电话。

     “可以操作的余地太小了。”他的经纪人说,“当场!原地!同步地就爆了出来!完全是你的原话,时间地点也完全对的上,根本没有办法辩驳啊,你怎么会这么大意?!”

     说到这个路超凡就想哭:“都是那个傻逼主持人!她把话筒给丢在休息区了,而且还没关!比赛的时候场内外是完全隔离的,我怎么可能想得到这个!”

     经纪人:“对了,那个叫裴樱的女人来找你,问中介费的事情怎么算?”

     路超凡勃然大怒:“算她[哔——]个[哔——]!骗了我还敢出来领钱,找死也不是这么找的!你要是再看见她,给我套上麻袋就打,打残废了算我的!”

     路超凡和他的公司联系了一下,得知他的合约暂时被停了。可以想见,要是事情不能马上平息,等待他的绝对是被雪藏到冻死的结局。

     路超凡又找当日跟他称兄道弟的徐副导,想要找个当事人帮自己澄清一下,没想到刚打过去就听到徐副导在骂娘。

     而且是指名道姓骂路超凡的娘。

     徐副导已经被暂停职务,等待甲联的组委会的调查了。组委会动作很快,已经要走了比赛现场、休息区的全部监控录像,可能当天就要成立调查小组专门负责这件事了。

     最后路超凡实在没有办法,打电话给一个对他表示过好感的金主。

     金主说:“算了,花点钱把新闻压住,等过几个月你再出来吧。网民倒是好压,但甲联的组委会肯定是没办法的,大概最后会判个禁赛两年就是了。小鹿啊,以后还是不要走电竞圈了,回来唱歌,等这件事风浪过去了,我再给你买个头条补偿。”

     当天晚上,自传媒上关于假赛的热门凭空消失了,各大媒体的相关报道纷纷从头条位置上撤了下来。

     这件事热度降低之快,让很多网民自己都看出了端倪。

     而且路超凡很不甘自己在网上被骂成这样,雇佣了大批水军在自己的个人媒体底下洗白。

     水军在很大程度上会影响墙头草们的观感,但同时也激起了很多人的愤怒。

     “不公平!这个家伙简直糟透了!”

     此刻就有人在抓着头皮大喊,火冒三丈地揪起键盘往地上摔去。

     啪一声巨响,将他室友惊动了。

     维克多从门口探头进来,好奇地问道:“你怎么了?打排位又输了?”

     室友正在满腔怒火无处发泄,闻言马上将维克多揪到椅子上,不厌其烦地给他解释来龙去脉,最后怒道:“路超凡还雇水军洗白!要是连这都能洗白,我三观都碎了!我就不相信这世上还有公平可言了!”

     维克多一看这事情,也很义愤填膺,问道:“他假赛难道没有惩罚吗?”

     “组委会只有禁赛的权力,不能做实质上的处罚,因为他不是签约的赛手。”室友说,“你看他这些粉丝,真是恶心死我了!”

     鹿超凡的官网上,现在被顶的最高的留言是:“我们相信你是无辜哒,小凡是最纯洁最好看的小凡。请千万不要被那些污秽的东西影响了。期待你的新专辑问世,么么哒!”

     维克多本来不关注电竞圈的事情,当看到这里的时候,也不禁被某些人的厚颜无耻给震惊了。

     他说:“还有别的材料吗?给我看看。这么严重的不诚信事故,必须要有相应的惩罚才对。不然以后整个比赛的规则都会乱掉。”

     然而一直到他看完全部材料,就发现路超凡背后有一股势力一直在给他洗白,而新闻媒体都是一副“不关我的事,我有钱赚就行”的嘴脸。到现在为止,一力支持着组委会清算、呼吁对路超凡重罚的人,反而都是路见不平的群众而已。

     他的室友就是这么一个群众,一个人无偿对抗数千水军,气得快要翻白眼,还是寡不敌众,眼睁睁看着真相被一片文过饰非的颂声掩盖。

     这批人坚持了一整夜,人数越来越少,力量越来越弱,因为他们发现自己的努力越来越徒劳。

     “路超凡的经纪人站出来说要起诉我们损害他的名誉,然后就有很多人被吓跑了。我估计等明天热门话题就刷没了,然后再过半个月风平浪静,路超凡新专辑打榜,又是一个纯洁无辜的小鲜肉。”室友揪着头皮,痛苦地说,“tmd,这就是现实。”

     维克多想了一会儿,说:“那路超凡的对手呢?和他签了合同演假赛的那个。”

     “哦,四爷啊,好像是被迫的。”室友说,“你也看见了,副导是路超凡的人,说加延迟就加延迟,像买菜似的轻松。”

     “那就没有补偿吗?那些被路超凡这样威逼利诱的选手,还有因为延迟身败名裂的……”

     “哪儿来的补偿!”室友说,“谁会自己掏钱送人?组委会?官方媒体?还是指望网民?反正这些选手只能认栽。”

     “不认呢?”维克多说,“假如他们有人起诉路超凡,事情就还有转机。”

     室友苦笑道:“无权无势的小百姓,谁愿意得罪人,还惹上官司啊?唉,反正我们能做的也只有在网上呼吁一下,声援一下……希望有人能站出来吧。”

     维克多愣了一下,说:“我啊。”

     两人面面相觑了一下。

     室友说:“小可你在开玩笑吗?你要坐我旁边不,咱们哥俩今晚上舌战群儒?”

     维克多笑了:“好啊,你负责舌战,我负责找群儒。”

     他说完,就开始打电话。

     第一个电话是给母校帝国工程院的法学老师,咨询了一下他的意见。

     第二个电话是打给甲联组委会的官方热线,详细问了他们的调查流程。

     第三个电话,委托一名私家侦探,帮忙调查更多路超凡以前的对手。

     接下来的数个电话,都是打给不同的电竞相关机构、官方法律部门、公益维权组织……应有尽有。

     然后维克多坐下来就开始写策划书:策划下周一邀请法律专家、维权领袖、相关的电竞选手、甲联调查小组代表,一起参加关于这件事的非官方听证会。

     维克多的室友:“……”一脸懵逼.jpg

     他听到最后,已经两股战战,问道:“小可!你是要搞出个大新闻吗?!”

     维克多说:“没有啊,我是想,这件事可能要从法律角度解决。我听教授分析完了之后,发现事有可为。”

     室友:“厉害了我的可!我还以为我一晚上舌战群儒、摔坏我两千大洋的键盘已经是极限了,没想到你……你打算在这事上花多少时间?”

     维克多:“啊,全走流程的话,两个月到……一年多?”

     室友:“……小可啊。”

     “嗯?”

     室友冷静了一点,说:“你这样会错过就业季的。虽然我也很生气,但你为了这件事也不能白白搭进去那么多时间……”

     “为什么是白白啊?”维克多茫然地说,“规则出了错漏,总要有人来填补啊。看见不公正的事情发生,我能想办法试试让它变得公正,这是很荣幸的事情。”

     于是,第二天早上,泰伦翻看自己的邮箱的时候,就见到两封异常醒目的信件:

     第一封,官方对于假赛事件的正式回应,称调查小组很快会联系他。

     第二封,署名“李维可”的私人信件,邀请他一起去见法律顾问,起诉路超凡;如果不想出面起诉,他们可以代为出面。以及,李维可请求了一下那份合同。

     泰伦对着第二封信看了一会儿,忽然感觉很有意思,于是回信约了时间。

     他原本就没有轻描淡写地放过的打算,因为从一开始他就已经准备好了,从他愚蠢的敌人身上榨取到价值。

     别忘了,合同的保密条约上是光明正大地写着:泄露合约内容的人,罚以违约金,现金两千万。

     至此,泰伦收到维克多的信件,完完全全是一个巧合。

     不过,也有很多事的发生并不是巧合。

     因为刺客总是习惯提前踩点,比如:看个彩排,观察观察环境。

     刺客也习惯融入人群,和关键人物混个脸熟,比如:和可爱的主持人吃点薯条聊会儿天,顺道看看那拇指大的小话筒。

     刺客大师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只有当计划在心中流畅地模拟过十几次之后,他才会对敌人露出和善的微笑,然后说:“合作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