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0|第 40 章
    这小孩儿怎么这么有意思,泰伦心想。

     泰伦一手撑在门框上,身体向前倾,隐隐将维克多环在自己怀里,笑容渐渐加深:“你有多了解我,就敢说喜欢?”

     他低下头,与维克多四目相接。

     这距离近到维克多几乎要感受到他的呼吸,脸倏地红了,半晌没能说出一个字来。

     “你看见,你喜欢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是因为我在图书馆对你很好,让你误以为我很温柔;还是我在别的什么时候多说了两句话,让你接收到错误的信息?”泰伦慢慢地说。

     如果说维克多的话语快速而热烈,那么泰伦说话时是轻缓而低沉的。

     他总是半阖着暗金色的眼眸,从不与人争辩,永远不疾不徐地一个人做事——维克多曾经以为那是一种优雅的孤独,但现在忽然发现,那是因为沧桑。

     泰伦又慵懒地说:“你的喜欢又是什么样的一种喜欢呢?是在路边看到一只小狗觉得很可爱,就想让它轻易就接近讨好你;还是看了橱窗里的一件商品很久,每天都更多地想要将它占为己有?”

     维克多想说:不是那样的……不该是那样的!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喉头忽然哽住了,他忽然意识到他确实没有自以为的那么了解泰伦。

     至少,这个年代的所有人都是那样轻松地把“喜欢”挂在口头上,轻易就可以开始和结束一段恋情,他们称这是一种尝试而已,顶多伤害彼此和彼此的家人,因此即便组建了家庭也可以因为一言不合而再次分开——

     而泰伦不是这样的人。

     泰伦是对感情那么认真的一个人。

     维克多忽然感觉鼻子发酸,但这不是因为泰伦的话对他造成了伤害,而是突然感到无地自容,因为泰伦说中了世人隐藏着的、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轻浮。

     而泰伦说这些话时,也确实没有伤害维克多的意思。

     他轻轻伸出手,弹了一下维克多的额头,说:“小孩儿,你才几岁,不要这么快就把所有的激情投入给另一个人。你出生在一个高贵的家庭,继承了很好的感情财产,理智一点,为值得的人使用它,你会过得很快乐。”

     维克多忍着哽咽,认真地说:“可是……你起码要给我一次机会!我也很想更多地了解你,花更多时间和你在一起……”

     泰伦沉默了一会儿,说:“我不是一个合适的人选。”

     维克多真的忍不住要哭了!

     他很想哇地一声大哭出来,让眼前这个讨厌的心上人手足无措,赶紧对他更温柔一点……但他不能,他不能在这个时候就输得一败涂地。

     维克多倔强地揪住了泰伦的衣襟,说:“这件事你说了不算,我说你是合适的人选,是我唯一想要合适的人选。如果你一定要我放弃,那你想办法把我的喜欢从我心里拿走啊!不然它会一直戳的我这么痛!”

     泰伦无奈地笑了起来,他低下头,用拇指拨开维克多额前的碎发。

     过了一会儿,泰伦弯下身,嘴唇在维克多嘴角上轻轻触碰。

     维克多瞬间瞪大了双眼!

     泰伦亲了他一下。

     维克多还没有来得及体会到那一瞬间填充了心扉的是什么感情,忽然间,又看见泰伦暗金色的狭长瞳仁微微收缩。

     来自人类的天性,忽然让维克多寒毛直竖,他意识到:这是杀气。

     在那让人意乱情迷的温柔过后,又是让人心惊胆战的凛冽杀气!

     只有泰伦可以将两者交织在一起!

     他的杀气让维克多甚至浑身僵硬,根本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泰伦再次接近过来。

     接着又是一个充满肃杀的、轻柔的吻。

     如此的冷酷,如此的迷人。

     让人心痛得好像要裂成两半,又心醉得好像要融化成糖水。

     然后,泰伦低沉的声音,像恶魔的低语:“还想要下一个吗?”

     ——想要,想要的!

     维克多内心在呐喊,他根本没有办法拒绝从灵魂深处涌出来的渴望和喜爱。

     可是他真的动弹不得,他觉得自己真的会被醉人的温柔杀死,又觉得自己会心甘情愿献出生命。

     他不知道,这是因为他在面对的是魅魔的引诱,属于生物的本能让他潜意识里就知道,一旦答应下来,就会死无葬身之地,成为危险生物网中的猎物。

     交织在复杂的天性斗争里,他经历了漫长无比的几秒沉默。

     他见到泰伦在沉默中笑了笑,轻轻替他整理领口,然后说:“回去睡一觉,你会没事的。”

     不知道为什么,在泰伦转身的一瞬间,维克多忽然就知道:如果就这样放他离开,泰伦此后会直接消失在他生命里,一生都不会再出现!

     ——不要走,其实我想要的。

     ——你杀死我吧,把我的喜欢和我的生命一起拿走!

     维克多的眼泪忽然夺眶而出了,就是那一瞬间的事,他忽然从本能的枷锁里挣脱出来了。

     他狠狠地扑向泰伦,用力得好像垂死挣扎的人,甚至连泰伦也不得不微微后仰,脊背靠在了墙壁上。

     维克多哆嗦着嘴唇,依然半个字也说不出来,只是忽然拉住泰伦的领口,猛地凑过去,嘴唇狠狠磕在泰伦的下唇上。

     ……泰伦没有动,低垂的双眼看着维克多,带着几分难得的、对年轻后辈的纵容。

     过了两秒,维克多狠狠抹了一把眼泪,说:“对!不!起!”

     他语气特别凶恶,泰伦听得嘴角微微翘起:“你在为什么道歉?”

     “因为我强吻你了!”维克多满脸不服,梗着脖子大声说。

     “……”

     泰伦仰头想了片刻,说:“你可以再道歉一次。”

     维克多愣了一下。

     泰伦慢条斯理地说:“你让我给你一次机会,我给了,而你把握住了。”

     那一瞬间,维克多觉得全世界的花儿都开了!

     为什么天空这么好看,朝霞这么烂漫啊!好看得太过分了,让人想哭啊!

     维克多努力地憋着泪意,大声说:“对!不!起!”

     然后使劲亲了泰伦一下。

     泰伦看着他的表情,忍不住想笑。

     然后维克多又说:“对不起了啊!”

     又亲了一下。

     泰伦:“……”

     维克多:“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

     再亲下去,嘴唇要肿了。

     这小孩儿,要是喜欢的是个真·魅魔,这会儿应该早就被吸成人干了吧。

     泰伦无奈道:“好好好,我知道了。”

     维克多对他露出一个傻笑。

     然后哇地一声就哭了:“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可恶啊!恭喜你荣登我最讨厌的人榜首和最喜欢的人榜首啊!”

     泰伦:“……”

     刺客大师终于没辙了。

     泰伦拎起维克多,将他放在沙发上,无奈地守了他一会儿。

     维克多的眼泪已经止住了,断断续续地说:“我妈妈都没有这么欺负过我!”

     泰伦说:“我觉得我并没有欺负你。”

     维克多说:“你一边亲我一边对我放杀气!要是我吓跑了,你就有理由不接受我!”

     泰伦左右看了看,转移话题地说:“你妈很喜欢欺负你吗?”

     维克多一边说“我知道你转移话题”,一边说:“对啊,我小的时候她每次都带我去别人家玩。每次我看中别人家小孩的东西,她就会等我说想要,等到我和别人家小孩吵起来的时候,她就很高兴地过来打我屁股!说我是熊孩子,专门讨别人喜欢的东西,道德绑架别人家大人……一定要带回家好好教育。”

     泰伦:“……”令堂的教育方式,委实让人肃然起敬啊。

     维克多又说:“为什么长辈都喜欢欺负我!一边说别人可爱,一边想方设法想看我哭,这是不是有点过分哪!而且你究竟比我大几岁?”

     泰伦心想这应该按照生前还是死后一起算?

     “……我也没有很老,”活了上千年、死了六百年的非人类·刺客大师最后说,“比你大几个辈分吧。”

     维克多:“你做过很多次意识投射手术了吗?你的病是上一次手术的身体没有培育好导致的吗?”

     泰伦说:“……一言难尽,你可以这样认为。”

     如果把他与杀戮之神的契约和星际时代的这个换身体手术等同的话,那么他遇到的就是类似的事情:手术(契约)和预想中不同,新身体出了点差错,让他很倒霉地陷入了另一个人(裴戎)的麻烦中。

     维克多坐在沙发上,一直看着泰伦,过了一会儿,又弱弱地问:“我还可以再道歉一次吗?”

     泰伦说:“过来。”

     他挺严肃的,维克多不好意思继续耍赖,连忙收拾好脸上的表情,站到他面前。

     泰伦说:“对不起。”

     然后他轻轻捏住维克多的下巴,低头很温柔地亲了一下。

     维克多很想就这样溺毙在泰伦暗金色的眼眸里,脸上不自知就露出了幸福的傻笑,喃喃地说:“你在为什么道歉?”

     泰伦嘴角勾起一抹慵懒的弧度,没有回答,只是又捏了捏他通红柔软的耳垂,说:“以后别再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