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6|城
    埃文从混沌当中勉强苏醒。

     他感到身躯沉重得像被灌满了水银,又如同有什么东西牢牢按住了自己的四肢百骸,只能动弹不得地睁开眼睛。

     然而睁眼看去仍是一片昏暗,这似乎是在什么漆黑的洞中,除了远处隐约折射进来的微光,能看到的全部都是黑暗中洞壁的轮廓。

     埃文的脑中嗡鸣一片,眼睛酸涩得像有一万年没有使用过,只能再次合上眼睛。他感觉到自己躺在什么正在摇晃的东西上,接着还嘈杂一片的耳中勉强听到了旁边有人在说话。

     有两个年轻人在说:

     “班杰明,我们能把这块化石丢到哪里去?老师让我们处理了……但也没说怎么处理。”

     “我怎么知道?唉……老师一个月前千辛万苦才弄回来的琥珀,我觉得里面这块化石应该比外层的琥珀重要,结果……老师根本不理会里面这家伙,每天都在那里看琥珀。”

     “嘘……班杰明,这琥珀老师好像是从瑟银议会那边拿到的,具体怎么他也没有说……你说,这个人是被偶然封进琥珀里的,像那些无辜的小飞虫一样吗?”

     “我看不像……哪有人倒霉地被琥珀困住的时候,还能摆出这么整齐的姿势的?”

     “那还有人故意被封进琥珀里吗?”

     “这也说不定,可能是死了之后,不想被火化或者埋进土里,就进琥珀里,好歹能完整地保留自己最好看的样子……”

     埃文感觉到自己被放在一辆小推车上,那两个年轻人似乎正推着车,在这洞穴当中行走。这洞穴越往外越凹凸不平,小推车磕磕绊绊,时不时颠簸一下。

     “班杰明!你快看,这里面这人是不是动了一下眼睫毛?”

     “没有吧,你别吓我,应该只是推车磕到了……”

     两个年轻人漫无目的地聊着天,将推车推到洞口处的时候,光亮已经代替了黑暗。

     埃文能感觉到眼睛一阵刺痛,像是无法承受暌违已久的光明一般。

     他紧闭着眼睛,听见两个年轻人说:

     “我们把他丢进海里就算了吧?老师养的海魔葵要是喜欢,应该就会把他吃掉……”

     “不喜欢也没事,很快就要涨潮了,到时候入口完全封闭,这里的海潮会沿着海床回流,这具化石估计会永远留在海底。”

     两人商量完了,便一起过来搬小推车上的琥珀——

     此时,外层暗金色的美丽琥珀已经完全被剥离了,只余一层坚硬无比的护壳包裹着其中的人影,里面沉睡之人——埃文的样貌几乎清晰可见。

     两人搬动他时由衷地说道:“他可真俊美啊……我知道精灵族都很好看,但没想到能好看到这种程度……你说,难道是古代种的精灵血统更纯净,所以更美一点?”

     “我不知道这个,不过金头发的精灵好像真的不多见,可能是日曜精灵的血统吧……也不太对,听说日曜精灵数量非常少,只能内部通婚来保证血统,皮肤白得很吓人。看他的耳朵像森精灵一样长,肤色又像月精灵,这个精灵可能是混血种。”

     “啊……搞不懂,反正也已经死了,不想他了。”

     两人齐心合力,将包裹着埃文的琥珀整个丢进了海水中。

     班杰明松了一口气,仰头看去,此时此刻海上正上演着日落奇景,波澜壮阔的海面不断沉浮,夕阳的余晖将其粼粼地点缀。

     海鸥正在结伴归来,悠长的叫声被海风裹挟着迎面而来。

     “走吧,我们该回实验室了,格雷老师的研究马上就要出结果了。”年轻的法师学徒说道。

     埃文在海水中下沉,碧蓝的天空和金红色的夕阳在他眼前逐渐消散,这些光只能照亮十米深的海水。

     潮水很快在海底回流,就像法师学徒所说,将整块琥珀带着向海洋深处漂浮。

     很快一切就重归寂静,埃文在这片寂静中茫然想道:我……在哪里?慕幽呢?迷炎呢?我睡了……多久?

     他闭了闭眼,轻轻吐出一口浊气,直到此时此刻才忽然开始了苏醒以来的第一次呼吸。

     最后一层琥珀将他裹得严严实实,不断为他提供着维持生命所需的能量。

     埃文逐渐恢复了一些气力,便听见喀的一声轻响,然而再次听来,却只能听见海底深处令人毛骨悚然的水流声。

     埃文在黑暗的海水处忽然看见了极光——

     这些粉红色的光带曼妙地在海水中自如地游动,像自由自在的海草,又像是……什么东西的触手。

     埃文略蹙起眉头,他甫一醒来便被丢入海中,此时身体尚没有完全恢复,海中也绝非安全之处。

     埃文竭力挣动,将剩余的琥珀挣扎开裂后,第一件事便是向背后摸去——

     他的凤凰长剑,仍在背后。

     埃文将自己的老伙计从剑鞘中缓缓抽出,霎时间一道浅金色的光芒在幽暗海底一闪而逝,接着便听见琥珀咔咔开裂的声音。

     埃文紧闭呼吸,双手握剑,见到不远处粉红色的光芒像是发现了什么一般,速度极快地向着这里游来——

     这一次能够看得清楚,这些光分明来自一种难以言喻的多触手生物,多达数十条触手密密麻麻将它的本来面貌完全遮盖住,它的每一条触手都是粉红色半透明的长带,在海中飘来荡去,毫无疑问是在搜寻和攫取可怜的猎物们。

     现在这怪物仿佛被什么所吸引,正贴着海床快速地向埃文袭来。

     埃文在海中无处借力,猛地翻转自己的剑插入海床中。这剑虽然同他一起沉睡了不知多久时光,然而锐利如昔,没有扬起丝毫海沙,便笔直没入海底,将埃文漂浮不定的身躯固定住。

     埃文的眼中有金色的光芒一闪而逝。

     神圣领土!

     一道金色符文瞬间在埃文额头浮现,继而是浅淡的神圣光芒从凤凰巨剑之中亮起,随着剑刃渗透入海底。

     刹那间海沙在水中旋转飞出,埃文的脚下蔓延开来的神圣力量将一切都驱逐出他方圆五米之内,只露出光秃秃的黑色海床,其上不断透出金色的光芒。

     埃文将剑收回掌中,眉头微皱地面对着那海中怪物。

     海潮的涌动将这怪物的粉色触手摇晃不已,它忌惮地逡巡在神圣领土之外,心有不甘地试探着将两条触手伸了过来。

     刹那间只听见极其轻微的一声响动,两条触手立刻被圣光所灼伤。

     这是黑暗生物!

     埃文在海水中前进一步。

     那怪物却仿佛明白眼前的生物并不好惹,立刻摇晃着所有触手,极快地后退——它只用几秒时间便退出了几十米,粉色的触手已经完全不可见。

     埃文知道,自己在海底是不可能追上这种生物的,便收剑回鞘,继而在海底轻轻一踩,便向海面上游去。

     几分钟后,埃文疲惫地被海潮冲到海岸上,在粗沙上躺了一会儿爬起身来。

     “咳咳……咳!”

     埃文仍感到浑身乏力,知道这是因为自己在琥珀当中沉睡了太久。

     他休息了片刻,检阅着自己身上:

     凤凰长剑完好无损地在背上,身上的全套板甲因为时间太久已经黯淡无光——但其上的附魔效果同样完好,并不如寻常板甲一样沉重和阻碍行动。

     他身上的长披风光亮如新,没有受到时间的丝毫影响,仍搭在他的双肩上——这件名为“埃什米尔之佑”的传奇披风曾是卡兰多大陆上的神器之一,曾经几次跟随埃文经历过传奇战斗。

     埃文深吸了一口气,抖了抖披风,当海水从其上滚落后,披风整洁干燥如初。圣骑士将这件披风展开,包裹住自己醒目的银色铠甲,如同围在及地的白色镶金斗篷当中,只是没有兜帽可以遮掩他的面容。

     他仰头去望天色,现在海平面上已完全看不见夕阳,只有最后一抹红色正在依依不舍地晕染着水天的交界处。

     这是在不知名的海边地带,海滩边的一方是被海水千年冲刷而出的黑色峭壁,唯有一个方向可供埃文行走。

     海水正在缓缓涨潮,埃文尽量沿着峭壁底下行走。当潮水冲刷过他的足边时,可以看见时不时有暗绿色的苔藓露出来,有时会有几只极小的螃蟹在千疮百孔的礁石中穿行。

     埃文不得不将自己的重甲长靴卸了下来,尽管它经过附魔后极为贴身和轻便,但也因此使他足底进了细砂之后感到不适。

     他贴着这峭壁,逐渐看到有一些浆果丛生长在逐渐干燥的泥土中,他蹲下身检查这些灌木丛,看见其中有被人为采摘过的痕迹,便知道这附近应该有一个不小的人类村落。

     半刻钟后,埃文见到了人类行走的痕迹。

     又过了不久,他看见不远处的一颗巨石上,坐着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