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章
    这波团战,天问直接打了七杀一个猝不及防,但是七杀的反击也相当给力。

     打到最后两边分别还剩下:七杀的大盾武士,妖精召唤师,刺客;天问的龙德鲁伊,梦魇骑士。

     随着双方技能全出之后,接下来就是互相平a对换了一波血量。

     大盾武士钉在最前面,直接被梦魇骑士怼死了;紧接着梦魇骑士就被妖精召唤师一个辅助给收走,堪称死不瞑目。

     龙德鲁伊紧追着妖精召唤师,在这过程中被泰伦猛地一个突袭,猝不及防就没了。

     男解说:“太6666666了,完全看不清四爷是怎么出手的。龙德鲁伊这么皮厚的坦克,也能一下子就掉半管血这么可怕?”

     女解说:“随着天问团灭,我们看到这波团战基本是七杀的胜利。七杀剩下的四爷和辅助会怎么选择,趁机上去磨天问基地的血量,还是等待下一波团战机会?”

     男解说:“四爷还在前进!他马上就踏入天问基地的范围了!天哪,难道面对天问这种级别的对手,他也想蹲守复活点‘虐泉’吗?”(追着人一路杀进复活点,叫做虐泉。)

     泰伦这次不是一个人走的,他拎上了剩下的那个妖精召唤师。

     召唤:“四、四爷,咱们两个脆皮真的要上吗?”我一个辅助从没这么凶过,我怕qaq!

     泰伦说:“有我在,没人可以动你。”

     召唤:“……”我、我身为一个直男,为什么感受到了强烈的男友力??

     泰伦压根没注意召唤在想什么,将他放在一个角落中,说:“风之妖精。”

     妖精召唤师连忙叫出了风之妖精,看着这个青色小妖精飞到了泰伦的肩膀上,为泰伦提供加速。

     男解说:“哦,这是四爷第一次使用加速妖精。”

     女解说:“四爷本身的速度已经够快了,还自带速度爆发技能,现在还带上一个妖精——四爷是不是要上天啦!”

     男解说:“你别忘了,四爷是空中战神,他要是上天,这场比赛就是空战不是塔防了……”

     女解说:“……更期待了喔!”

     十秒后,双方阵亡选手纷纷复活,在基地前集合一波,继续往前去压。

     天问的人陆续出门,龙德鲁伊走在最前面,然后是梦魇、赏金、牧师、血法和苍白之主。

     泰伦埋伏在一个出人意料的位置,险些让观众们都吓出病来。

     他直接贴在天问的复活点门口!

     天问的人一个一个走出来的时候,但凡刚出门的时候往左看一眼,绝对就能发现泰伦。

     但是没有人想到一个刺客竟敢如此的大胆,至少天问没能。

     当他们六人即将离开视野的时候,泰伦终于动了——

     他没有选择治疗,扑向了天问最后的苍白之主!

     苍白之主压根没反应过来,差点就被一个连击给戳死。还好他们的牧师反应极快,反手就是一个回血技能,硬生生留下了一丝血。

     龙德鲁伊这时想也不想就是一个减速法术,被泰伦险而又险地躲过。

     天问六个人全都开始集火,所有人都以为泰伦要被逼退,然而他悍然上前!

     他踏上了苍白之主的骨墙,将里面还剩一丝血的苍白之主直接斩落剑下,这时才借助墙的隐蔽,快速地脱离战场。

     紧接着,梦魇反手就是一个指向性技能——

     变形术。

     男解说瞠目结舌:“我的天啊!!指向性必中的大招,天问你还敢更针对四爷一点吗!”

     指向性技能是完全无法躲避的技能,即时生效而且不会被闪避、格挡、反弹等等。

     泰伦在奔行途中,忽然身体就是一沉,身形开始快速地变形成一只猎豹的模样。

     他头也不回,肩上的风之妖精在此刻忽然闪光,令他速度陡然暴增,直接消失在了丛林中。

     女解说这时松了一口气:“幸亏随机变形了猎豹,万一是绵羊之类的,四爷这次就险了!”

     “三个大了,整整三个人的大招都是为了四爷准备的。”男解说抓狂地说,“我真的想不出来天问的教练和四爷是什么仇什么怨?”

     这就真的有点棘手了。

     变形术是一种很烦人的法术,因为不能躲,而且中了之后自己是解不了的,只有承受到伤害之后才会变回人形,否则就会失去攻击能力足足三十秒!

     按教练的话说:“三十秒?别说团战,孩子都给你生出来了!”

     泰伦变形成猎豹之后,在丛林中穿梭,小心地躲过对方的小兵的视野,来到自家妖精召唤师面前。

     召唤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连忙用驱散法术,把变形术效果解除了。

     泰伦变回人形之后,马上又扭头去前线。

     召唤连忙说:“四爷!需要我跟着去帮忙吗?”跟着的话虽然会很危险,但关键时候说不定能换回四爷一条命。

     “你呆在这里。”泰伦头也不回地说,“保护好自己。”

     男解说:“天哪四爷太凶残了!他回头又埋伏在天问的必经之路上,天问现在根本不知道!”

     女解说:“天问都以为四爷现在还在变形状态中躲着,没想到四爷能这么快解除三十秒的变形,回到战场上……”

     男解说:“让我们看看这一波偷袭的结果——”

     其实结果还需要看吗?

     天问用来保护后排的苍白之主刚刚又被挂回去了,剩下一个脆弱的牧师被簇拥在他们阵型中间。

     泰伦是什么人?他能在一群白骨当中把苍白之主给拎出来杀掉,能在五人在场警戒的时候把卡牌师给吊起来杀掉,但凡是他想得手的人头,迄今为止还没有拿不到的道理。

     随着男解说大吼一声:“牧师要没了!”

     牧师果然就没了……

     女解说激动地跟着说道:“万军之中取上将首级,讲的就是四爷!天问的牧师是他们上一届的冠军阵容,然而碰到专杀治疗的四爷,还是被虐得不要不要的……”

     男解说:“先天克制,牧师遇上刺客就算了,遇上的还是四爷,洗洗睡吧!”

     泰伦被天问集火,剩下残血回到妖精召唤师处。

     召唤连忙给他补血,就听泰伦说:“你回去打团,他们要来找你了。”

     召唤:“我不走!四爷你是不是准备把自己换出去争取时间?我在的话可以跟你起码二换四,大团那边绝对是大优势。”

     泰伦:“……”

     泰伦拎起召唤就走,说:“生死是常事,别太看重。你回去打团,我再去收割一个。”

     召唤突然觉得四爷的身影就像风萧萧兮易水寒的刺客一样,神秘又冷峻,悲壮又浪漫!

     召唤:啊!为什么我的眼中常含泪水,那是四爷帅得我感觉自己就要弯了!

     然而计划被打乱了。

     两人在往回的路上,直接撞上了天问的龙德鲁伊、赏金猎人和血法师。梦魇的控制大招还没有好,干脆就没有来。

     赏金是直接开了侦测大招,专门来找四爷的。他们一看四爷的变形术解的这么快,马上意识到附近还有七杀的辅助在帮四爷,立刻就决定过来先围杀了两人。

     男解说:“我已经看出来了,今天天问的战术就是‘我们全体和四爷有不共戴天之仇’。”

     女解说:“公屏上在刷什么?‘团战可以输,四爷必须死’?‘要战七杀,先怼四爷,四爷未死,七杀不败’???”

     这时,双方直接在小径中相遇,一言不合就爆发了激烈冲突!

     天问的选手上来就集火对付妖精召唤师,什么都不管不顾,光着膀子就是先杀治疗。

     泰伦也是毫不犹豫,一个拉风到了极点的无落地风车连,直接将天问的血法师给带走,然后扑向了赏金猎人。

     这个时候七杀的召唤已经抬不起来自己的血线了,处于岌岌可危的状态。

     赏金猎人咬牙继续追召唤!

     女解说:“召唤要没了——今天打的太凶悍了!双方全都是以命搏命啊同志们!”

     话还没说完,只见泰伦一个旋身,眼也不眨地挡在召唤面前,用手臂硬接了赏金的技能,顿时血量掉到底线。

     女解说:“天啊!四爷替他挡了一箭,这是什么样的反应速度!召唤在治疗自己,一口、两口,把小命抢救回来了!”

     泰伦为召唤争取到时间后,自己只剩下十几点血量,堪称命悬一线地绕回赏金猎人的背后。

     这时候赏金的目标已经直接换成了他,又一支箭搭上了□□。

     男解说:“赏金要反杀!反杀!”

     泰伦冷静无比,暗金色双眸紧紧盯着那闪烁着寒芒的箭尖。

     下一刻,他肩上的风之妖精光芒一闪。

     泰伦如流星般撞上了那支利箭,那一刹那利刃的寒光像要剖开天际一样,化为一道纯白的洪流。他破开了一切障碍,将敌人和他的箭矢一同洞穿!

     快!

     快得无与伦比,解说甚至来不及多说一个字。

     直到赏金猎人手中的□□跌落在地,整个人化为白光飞逝,他们才能重新看清场中的局势。

     男解说猛地拍桌呐喊:“这是四爷在空战中用过的技巧!将速度提升到极限之后,一击同时贯穿行进道路上的一切阻碍,包括法术、箭矢和敌人本身!战神果然踏马是战神,下一个,下一个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