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章
    地球区团体总决赛。

     七杀战队vs天问战队。

     虽然名字看起来都很有韵味,都来自中国古典文学作品,但是两个战队的赛前宣言的画风是长这样的:

     天问的教练:“天意向来高难问,我命由我不由天!”

     七杀的教练钱升:“啊?啥是七杀星、贪狼星?咱战队叫七杀是因为我们的目标是——把对手堵在复活点血虐!六个人我们能给他杀七次,比六杀团灭还要狠,不就是七杀吗!”

     “……”

     主持人一脸惨不忍睹。

     七杀的老粉丝们:往事不堪回首,让我死吧。

     新观众们无数脸懵逼。

     言归正传,天问战队这支队伍也算老牌。他们俱乐部长期运营有三支队伍,彼此独立运营。每到团赛的时候,他们就会打散三支队伍,淘汰、冷藏最弱队员,组成一支最强的团队,成为天问参赛队。

     他们俱乐部实行高度模式化、商业化,全靠战绩说话的运营模式,残酷但是非常有效。

     所以天问队的特色就是:个人战斗力都出类拔萃,都有团队配合意识(毕竟原本都有队),队员间的默契就全靠个人实力来弥补。

     他们的选手每一个都像不定_时-炸_弹一样,可能忽然就爆发出极其惊艳的操作,在团队赛中往往会突然一个出人意料的行为,把对面直接打懵逼。

     但是他们也有一次惨遭滑铁卢,原因是两名队员一不小心互相干扰,神乎其技地给敌人创造了反击机会。

     也就是说,天问战队的战斗力可以波动很大,以至于他们自家的教练都会自黑说:“天问”的意思就是“每天求签问卦决定怎么发挥”。

     但是不管怎么样,单体实力摆在那里,战绩下限就低不了。

     天问战队的联赛排名一直维持在前四,而且在上一届一举夺得了团赛冠军的宝座。

     选手们在吸引欢呼声的时候,解说也开麦了。

     男解说:“我们的天问战队又换新血液了,真的是年年都有小鲜肉啊。当然七杀战队也是一样,今年他们的四爷表现实在很出色。”

     女解说:“我们先来看一向双方的阵容吧。”

     七杀队:(主坦克)大盾武士,(副坦克、指挥)天谴骑士,(治疗、辅助)妖精召唤师,(一号输出)刺客(泰伦),(二号输出)枪炮师,(三号输出、控场)傀儡师。

     男解说:“七杀队一向是中规中矩的双坦克一辅助阵容,他们的核心位置是一号输出。四爷的大名我想已经不需要我多说了。”

     女解说:“他们的核心战术也是围绕着四爷进行的。一旦四爷将对面的核心拿下,或者对面减员达到两人,速度最快的天谴骑士会立刻逼团(逼迫对面和自己打团战),马上积累优势。”

     天问队:(主坦克、指挥)龙德鲁伊,(治疗)牧师,(一号输出)赏金猎人,(二号输出、控场)梦魇骑士,(三号输出)苍白之主,(自由位置)血法师。

     男解说:“这一届天问的阵容实在暴力,有点吓人。他们除了治疗牧师之外,基本全员都可以担当输出的位置。”

     女解说:“他们的新人中,龙德鲁伊可以随时变身巨龙形态,二十秒内堪称无敌。苍白之主非常罕见,是一个召唤亡灵的职业。除了新人,再加上上一届冠军阵容里的:牧师,赏金,梦魇……”

     “还有一个新人你漏了——他们的血法师。”男解说道,“血法可以输出,可以肉,甚至可以治疗,定位非常的灵活,咱们只能比赛的时候看看他是什么类型了。”

     观众们也在议论纷纷,双方队长已经友好地握手过了。

     第一局抽签结果也马上出来。

     随机到的模式:塔防。

     一个非常经典的模式,双方复活点前各有一个基地,击破对方基地即获得胜利。基地会不断派出小兵,分为三路前进,小兵会为己方选手提供视野,和一些攻击援助。

     这个模式也可以无限复活,选手死亡后等待十五秒,自动在基地后方的重生点内复活。

     随机到的地图:骸骨地。

     一张阴气森森的地图,除了中央空地,基本都是森林。

     倒数三十秒结束时,双方队伍同时从复活点出发,向着正中间走去。

     可以看见,两支队伍都是全员集合在走中路。

     男解说:“看来双方都想着一开始就打一波团战啊。”

     没错,两队匀速前进,在中路的正中间堪堪相遇,隔着一条浅水溪流对望了一眼。

     忽然,天问的龙德鲁伊一言不合就开启大招,变身成为一头巨大-红_龙!

     同时他们的梦魇骑士双手高抬,马上就是一个大招“精神控制”拍向了对面。

     女解说:“我天!直接开大了!天问的龙德和梦魇……”

     “太暴力了!七杀的枪炮还在输出,忽然就被控住了!”

     “绝佳机会!龙德要喷龙息!”女解说大喊,“绝对要喷了!”

     果然,龙德鲁伊变身的红龙直接一个“龙息喷吐”砸了下来,顿时大火轰然天降,场地上一片炼狱景象,不停对所有人造成灼烧伤害。

     七杀的枪炮师刚刚被控制住了,首当其冲就化为白光。

     他们的主坦克立刻反手一个大招“明王盾”,抵住了红龙的龙翼打击;接着是天谴骑士试图把对面牧师给拉过来,但是天问的血法师特别不要命地上来挡枪口,刷一下就被拉到场地正中。

     顿时,七杀所有输出集火在血法师身上,在短短两秒间,血法师血量见底。

     但是血法直接把自己给献祭(自爆)了,在死亡的同时造成了大量范围伤害,直接把七杀的脆皮傀儡师给秒了。

     男解说:“七杀掉了两个输出了!天问只掉了一个血法,他们的红龙变身时间快到了,七杀这时会优先解决哪个?”

     女解说:“我们看到,四爷直奔天问的大团去了!”

     所有一切都发生在短短几秒内,解说就算开了挂都无法全部讲解完,泰伦已经如流星般坠入天问的阵型大后方。

     天问的龙德鲁伊、血法和赏金在前排对阵七杀的时候,后排治疗牧师在不停加血,同时苍白之主召唤出一队亡灵保护着她。

     亡灵生物的速度对泰伦来说,慢的和蜗牛没什么两样。

     他从白骨当中从容掠过,直扑天问的牧师!

     这时,苍白之主挥手就是一个骨盾给了牧师,令牧师硬生生顶住了泰伦的第一轮攻击;然后又毫不犹豫地一个骨墙,拦在牧师和泰伦中间。

     “漂亮的操作!”男解说大喊,“这一波太果断太溜了!牧师算是捡回一条命!”

     话音刚落,就见泰伦在骨墙上借力一跃,翻身袭向了苍白之主。

     苍白之主控制着所有召唤出来的亡灵涌来保护自己,一时间白骨涌动如浪潮一般。

     然而,只见泰伦直接从白骨上方踏过,身影如飞燕一般投入旁边的树林当中。

     苍白之主刚来得及回头去看,忽然猝不及防地被拽了起来,直接飞出了亡灵的保护圈——刚才泰伦在一掠而过的瞬间,将钢丝缠绕在了他的头骨上!

     苍白之主嗖一下飞进了树林,两秒后直接变成了一道白光。

     “……厉害了我的爷。”男解说目瞪口呆地说,“‘你敢拦着我杀牧师?那你自己拿命来赔吧!’”

     天问的牧师刚刚惊险地逃过一劫,被他们的龙德鲁伊接到了龙背上,哗地就是一个大招“圣光之拥”,将在场所有残余的天问队员的血量抬高了一大截。

     这时,七杀的六人当中已经掉了两个,除了泰伦外,剩下两个血量不满的坦克和辅助。

     天问则失去了他们的血法和苍白之主。

     随着龙德鲁伊变身时间结束,他和牧师降落在天问队的大后方。

     接着,泰伦神出鬼没地出现,看也不看龙德鲁伊一眼,从空中一跃而下,强大的冲击力直接使两把利刃牢牢钉进了牧师的胸膛。

     牧师化为一道白光,但是同一时间,从白光中涌现了一个身影——

     是牧师的灵魂。

     这灵魂不受任何攻击,而且可以施法治疗队友,只会在五秒后自己消失。

     牧师的灵魂旁若无人地飞上天空,直接将天问剩下三人的血量全部奶满,这才消失去了复活点。

     此时,天问的赏金已经和七杀的天谴骑士完成对换,双双去了复活点。

     七杀还剩下主坦克、辅助和四爷,天问还剩下龙德鲁伊和梦魇,全都已经交掉了大招。

     女解说:“天哪天哪天哪,这绝对是针对四爷的打法!”

     男解说也跟着说:“苍白之主全程保护牧师,牧师自带一个死后继续治疗的被动天赋,就算一开场就被四爷切死了也可以继续在团战中发挥作用!”

     女解说:“没错,如果不是苍白之主先死了,他还可以把死去的队员作为骷髅怪复活起来。这简直……可以说两个大技能都是为了四爷留着的!”

     两个解说越想越吃惊,男解说又道:“剩下的龙德鲁伊还可以客串一下治疗,梦魇还可以控人,我的天!天问这个阵容,完全是‘我们就不怕减员,四爷你有本事正面上我’阵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