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章
    到了时间,他们在咖啡厅包间见面。

     维克多带了一名律师做法律顾问。

     而泰伦仍是在“四爷”这个身份下的惯常伪装,穿着连帽衫戴上帽子充当兜帽,还戴个口罩遮住口鼻。

     三人围着桌子坐好。

     泰伦一眼就认出了维克多,盯着他看了半晌。

     今天的维克多没有穿学生制服,而是换了件西装出来谈正事,戴着一副细框眼镜,一副年轻有为的业界精英模样。

     但是没有用,泰伦一下子就想起了“绩点”。

     泰伦:“……”

     维克多:“??”

     对面只看见四爷若有所思,双手搁起了下巴,以一个酷炫的姿势意味深长地看着维克多。

     律师:“……”怎么感觉四爷仿佛认识维克多?

     维克多很茫然,站起来互相介绍了一下,自我介绍时说:“我叫维克多·李,中文名是李维可,很高兴认识你。”

     泰伦慢慢点头,慢慢说:“很巧,维克多。我是泰伦·奥丁。”

     维克多:“……”

     泰伦的声音真是太熟悉了,这不就是他的“图书馆男神”吗啊啊啊啊啊啊!

     他也一瞬间回想起了不可描述的黑历史,立刻无助地僵硬住了,整个人从耳朵尖开始泛红。

     现在轮到维克多若有所思,灵魂离体了。

     律师:“???”他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我不知道的故事?

     维克多以手捂脸,在内心进行了一千次以头撞墙的任务之后,抬起头来,镇定地继续说道:“今天主要来和您讨论一下关于合同的问题,确定我们在何时、以什么名目起诉路超凡。”

     他们终于进入正题,谈了一会儿后,维克多拿出一本现行法,翻到某一页说:“选手参与任何赌博、合同,都是违反法规的。本来违反法规的合同本身肯定是无效的,但是你们这个合同是通过□□公司打了很好的掩护,可以说打了个擦边球——不过这对我们也有好处。

     “因为如果最后法院判合同无效,路超凡就是伙同副导演威胁选手,面临严重的胁迫罪控诉,可能会判几年有期,同时对每个受害者进行几十万现金赔偿;相反,如果法院说合同有效,那么路超凡只是多次与人协议假赛,罪名轻得多,但这次他在合约完成前泄密,就必须要交那两千万的违约金。所以我们只要把合同作为第一证据坐实了,两面为难的肯定是他。”

     说到这里,他忽然发现,在这本法规书上夹着他的书签!

     就是那张他慌不择言的时候骗男神说“是他同学的书签”的书签!

     维克多默默垂下头,连带着头上的呆毛也耷拉下来,两眼小心地瞥着泰伦。

     泰伦:“……”不要表现的这么明显啊,年轻人,我没打算要揭穿你的。

     泰伦两手交叉支着下巴,高深莫测地看着维克多。

     全程懵逼的律师:“……”唉,我感觉自己很多余??

     律师站了起来:“咳,失礼了,我去洗个手。”

     律师走后,维克多终于缴械投降,低着头说:“关于……关于书签的事,还有绩……绩点的事,真的很抱歉!”

     泰伦全程在笑,听到这里说:“没关系,男孩子其实污一点更可爱。”

     维克多:“……”啊,我是谁?我在哪儿?为什么有个男神在夸我?!

     维克多感觉被王子渡了一口仙气!是的他活过来了!

     他快速地搓了搓自己滚烫的脸皮,认真地说:“奥丁先生,你放心,这件事一定会有一个最好的结局。我们所有人都在支持你,不论对方是如何狡诈,过程是如何艰难,正义是永远会取得胜利的!”

     泰伦闻言眯了眯眼,暗金色的眼里含着几分看待年轻后辈的纵容,他说:“好,我相信你。”

     维克多:“谢、谢谢!”妈妈!我!要!爆!炸!

     王子的仙气实在是太足了!维克多感觉自己马上要原地起飞,以第三宇宙速度冲出银河系了!

     当律师回来后,就看见两个人认真地谈论起了合同。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总觉得空气里在弥漫粉红色的肥皂泡。

     维克多一激动起来,将他做了足足七天的准备工作讲述得越发有条有理、逻辑清晰,甚至给人一种“听他讲十分钟就弥补了一个时代的法律知识”的感觉。

     这个年轻人像个小太阳,浑身上下都辐射着热情洋溢的正能量。

     泰伦心想:再过十年,他会是那批最优秀的男人之一。

     泰伦说:“好,这件事我可以全权托付给你。我相信你一定不会让我失望。”

     维克多说:“是!无论于公于私,我都会努力让路超凡得到应有的惩罚,你和其他人也一定会有相应的补偿的!我更希望通过这件事,我们能为我们的法律添砖加瓦,能有幸为全电竞界现在和将来所有可能发生的不正义之事树立界碑!虽然这正义已经迟来了很多天,可是它终将到来。以后的人们将有旧例可循,他们将看到我们遭受的不平,看到我们所有人的奔波和呐喊,而他们也因此得以免受这样的不平——那就是最好的未来,是我们如今唯一能拼搏、也必须为之拼搏的未来!”

     律师:“……”有件事我是对的:那就是我很多余。小可你为啥不学法,我一个学法的已经热泪盈眶了!

     在维克多这席话的第二天,他正式开始代理起诉路超凡。

     也是这一天,各个公益组织和电竞协会开始了联合抗议,人们在网络上涌起新的浪潮。

     第三天,关于假赛的热门话题再上热门,硬生生靠着网民的不甘和执着,超越了其他动辄就买上千万数据的话题。

     然后是甲联的组委会委任下来的调查小组被惊动,承诺会公开公正地进行听证。第一场听证会,徐副导就马上招供了。

     第四天,路超凡迫于压力而召开记者发布会,在现场所有被他安排好的记者当中,有一个记者忽然当众站起,摘下胸前台徽当场辞职,然后质问:你怎样解释当时面对对手时亲口说出的话?怎样解释徐副导的证词?如果无法解释,你是以什么资格站在这场发布会上,用什么脸面强调自己的清白?

     路超凡无言以对,这件事马上又上了新闻。

     然后他在家中躲了两天,直到在他门前,愤怒的民众开始□□,开始联民上书,要求朝阳联盟添加、修订有关于这方面的法规。

     在次月,朝阳联盟的群议会上,一名议员就此提出了新的草案:《电子竞技法》。

     碍于同时来自高层和底层的声音,地球区联盟法院开始加急受理这场不同寻常的起诉。

     此时,四强中的剩下两人,还有败者复活赛的第一名花吹花,三人先后宣布:在事情调查清楚之前,拒绝参赛。

     ——作为对赛事的不公正、对工作人员的渎职的最大抗议。

     这导致四强赛的第二场,台上居然空空如也。

     主持人走上来说:“一同缺席的两位选手分别向我发来了留言。现在我宣读如下,第一条:‘你不愿意为正义而牺牲,那么你已经死了。’;第二条:‘我的剑是正义最卑微的仆人,毕生将只在公正的赛场上出鞘。’”

     主持人读完沉默了两秒,然后说:“我曾经和卑鄙的人共事,甚至默许了他最卑鄙的行为,我终生为此蒙羞。在此我向那些因为我的不作为而遭受不平的选手道歉:对不起!……而剩下所有的陈述,我愿意留到法庭上,大白天下。”

     不久,来自电竞甲联官方的声音,也传达了下来,他们对这件事的处理结果是:

     第一,地球区联赛赛程暂停,直到调查结束。个人赛重开时间待定。

     第二,路超凡选手被甲联永久禁赛,对其俱乐部处以罚款和黄牌警告。

     第三,当届工作人员全部停职接受调查。

     ——各打三十大板,所有人都遭到惩罚,没有人得到补偿。

     地球区联赛代理的上司的上司的上司,电竞甲联的举办方,就是这么牛气冲天。

     维克多当天晚上就发视频给泰伦。

     因为没想到事情闹太大、个人赛会暂停,他低着头道歉了两千字,又说:“判决还要一会儿才能下来,但是路超凡为了免受刑罚选择了和解,所以他还必须支付违约金,最后的大致数目很可能在两千六百万左右。因为我们的律师是无偿的志愿者,其他人也没有要求过任何薪水,所以这笔钱可能会完整打到你的账户上。”

     泰伦:“……那么你就不必道歉。”

     维克多说:“可是比起金钱更重要的是冠军的荣誉!总决赛被推后了多可惜啊。”

     泰伦:钱是比荣誉重要啊。小孩,说实话你是不是家里很有钱?

     四爷其实挺愉快的,从路超凡这里榨出来的两千六百万是显得多么的多快好省。

     手术费六千万。

     六千万啊。

     维克多又说:“对了,停赛期间你有安排吗?有一个战队说在寻找一个核心输出,他们本来的核心出事了,他们愿意给出最终奖金的30%给这个替补。因为没有你的联系方式,所以他们找到我这里来了。”

     泰伦想了想,问了个重点:“团队赛的奖金是怎么设的?”

     维克多说:“冠军团队是两千八百万。”

     泰伦:“那个战队叫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