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
    那个战队叫“七杀”,是隶属于七杀俱乐部的第一战队。

     维克多马上写了一封引荐信过去,而那边很快也来了信件说:四爷明天就可以过去,陪他们打一场友谊赛试试,如果合适的话马上就能替补进队。

     这个“七杀”战队原本赫赫有名,因为他们的绝对核心是个超级暴力的忍者,在忍者职业的世界排名一般列在前三,一场比赛杀人数量能达到全队的50%,堪称是带动了整个队伍的牛人。

     可惜这个忍者上个月家里出了事,宣布退出了电竞圈。

     这下七杀战队就很尴尬,他们所有的战术、人员配备可以说都是为了这个核心输出准备的,假如后继的输出不给力,他们的战斗力就会大打折扣。

     而且这是在本赛季的中途,一个队伍满员6人,按规定赛季中只能换一个队员。

     现在想换其他人也换不了了,所以只能死马当活马医,对外不停招收至少b-list的散人,试着培养出一个新的核心。

     第二天,泰伦慢悠悠坐车过去七杀俱乐部,路上顺便打开规则说明书看两眼。

     甲联的团队赛和个人赛一样,是由人工智能调节所有人的数据的,所以数据上每个人都是绝对平衡的,唯一的差距只能是他们的战斗意识和技巧。

     一个团队6个人,也就是每场比赛是6人vs6人的十二人对战,比赛地图随机,模式也是随机的。

     本届甲联的团队赛模式有:杀戮,夺旗,占点,拔河,塔防,合作,生存,空战。一共九种。

     泰伦挨个地往下看简介,觉得这个世界的电竞蛮神奇的,有些玩法一看就很有意思。

     他看到一半,旁边忽然有个大叔嘿嘿笑道:“小帅哥,从来没了解过甲联啊?那蛮可惜的,这个比赛很好看喔。”

     泰伦挑了挑眉,说:“只是没了解过团队赛。”

     大叔说:“喔,那也很可惜!有个战队可厉害了,叫‘七杀’你知道么!有兴趣的话不如看看呗。”

     泰伦没什么兴趣,就没跟他继续搭话。

     然而下车的时候就尴尬了。

     泰伦和这个大叔同时下车,同时走进楼里,同时在七杀俱乐部的前台看见对方。

     前台看见大叔很惊喜:“教练,你怎么来这么早,是来看今天的面试吗?”

     泰伦:“……”哦,所以你在车上是在王婆卖瓜?

     教练:“咳咳。”

     一转头,前台看见了泰伦,激动得眼冒红心:“四爷也来啦!快请进请进,我们队员都在打练习赛,等你过来我们就能试一把了。”

     泰伦:“嗯。”

     教练:“……”四爷?在车上临时抱佛脚看团队赛规则?!

     两人对视了一眼,同时心想:他靠谱吗?

     一会儿,两人同时走进了练习室。

     只见里面一排五台、一共四排顶级配置的主机幽幽发着光,剩下五名队员正在模拟场内进行练习。

     教练给泰伦介绍说:“我们战队的阵容一般是两坦克、一辅助、三输出。我们缺失的核心位置就是那个收割型输出,专门负责横扫战场的。我给你介绍一下其他人吧。”

     按顺序来:

     副坦克兼指挥,同时也是队长。他专门负责完成任务目标、协调队员,稳住大后方阵型,平时所有队员都听他指挥。职业是天谴骑士,特点是比较均衡偏肉一点,能够保证生存能力和支援速度。

     主坦克,专门顶在前面吸收伤害的纯坦克。职业是大盾武士,特点是拿着超巨大的双手盾牌,所有技能都倾向于防御。

     辅助兼临时指挥,如果队长挂了或者无法指挥的时候,他就接手指挥权。职业是妖精召唤师,特点是全能型的辅助,可以加血也可以加状态,也可以驱散也可以辅助输出。

     一号输出位缺席,本来是收割人头的绝对主力。

     二号输出位,负责正面火力压制。职业是枪炮手,经常原地架起一个加农炮,冲着对面狂轰滥炸,一边火力压制一边掩护队友。

     三号输出位,负责保护后排。职业是傀儡师,特点是召唤傀儡、随时双线操作,傀儡速度很快、有控场能力,所以经常在后排保护辅助和二号输出。

     很快五个人都出来和泰伦打了个招呼,因为不确定最后是不是队友,所以也没有显得太热情。

     教练马上开门见山地说:“既然人到齐了,马上打练习赛吧,通知一下二队的人过来当沙包。随机打两个地图,模式选……先选杀戮吧。”

     杀戮模式的规则:每个团队有20人次复活名额,每个队友死亡就自动扣除一个然后复活,哪个队伍先用完复活名额就判哪个队输。

     这个模式非常考验双方团队的输出角色。

     既然是在考核新的收割型输出角色,那么选这个模式最合适不过了。

     一会儿,七杀俱乐部的二队就出现在虚拟竞技场里,双方熟门熟路地开了切磋比赛。

     随机到的地图:天空神庙。

     地图有上中下三层,地势很复杂,非常适合埋伏战。

     刚开场的时候,七杀队剩下五个人都很熟练地摆了个阵型,开始向外进发。

     为了照顾新来的输出,队长兼指挥解释道:“像这种杀戮模式,我们一般先集合干一波团战,试探一下对面的实力。干的过就继续团战平推,干不过就切换方案b。”

     泰伦很淡定地就说:“团战?我不擅长群殴。”

     “……呃。”队长说,“没事,我们本来就是想看看你的实力,没指望第一把就能打出团队合作。而且本来我们的核心输出也不怎么打团战,一般他就出去收割2到3个人头,帮我们形成局部的5打3的优势。”

     泰伦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下一秒,泰伦后退一步,走进阴影里。

     队长:“……”消、消失了?一言不合就潜行?!

     另一边,七杀的二队也很习惯当沙包了,他们的配置是两坦克、一治疗、一弓手、一法师、一狂战士。开场列成队形,就准备跟一队去换一波团战。

     他们刚走进神庙,看见对面的人从另一个入口进来,忽然治疗就大喊了一声:“上面!”

     只见泰伦从天而降,像一头黑色的猎豹,一瞬间就扑倒了治疗。

     “集火!”二队指挥大喊了一声,“秒掉这个刺客!”这一刻他的内心:我们人这么齐,你也敢上来,是不是太不知死活了?

     下一秒,他们首先看到的是自家治疗死亡的白光。

     指挥:“……”两秒不到,治疗就没了?!我们的治疗是纸糊的吗?

     他愣了一眨眼的功夫,就看见泰伦硬吃了他们输出两下攻击,一个翻滚进了阴影。

     指挥:“给我轰出来,这也太嚣张了!”

     宁可团战比对面晚上几秒到,也得先把背后的隐患给解决了。

     他们的法师马上准备了群攻法术,向着阴影里面轰去。

     火光还刚闪现出来,泰伦又忽然神出鬼没地从天桥下方一个翻身上来,抓住了弓箭手的脚踝。

     弓箭手只来得及大喊一声“卧槽?”就被拉下了桥。

     好在他们的坦克反应极快,马上一个保护性技能就给了弓箭手。

     三秒内不受物理伤害,弓箭手心有余悸地从桥底下爬了上来,然后就发现泰伦压根是在声东击西。

     在他们往这边看过来的短短两三秒内,泰伦向着法师扑了过去。

     猝不及防的法师就没了。

     指挥:“……”

     剩下的人:“……”

     我们的法师一定也是纸糊的!

     一开场就倒了两个了。

     指挥等了片刻,咬牙道:“这个刺客应该走了,现在去抓得不偿失。我们抱团走,去正面看看有没有团战机会。”

     两个坦克一前一后保护着剩下一弓手、一狂战士,用更紧凑的队形向前走。

     越过神庙的第二座大门,他们和一队马上就会隔着中间一个大水池相遇。

     他们练习赛习惯性选了不报幕,每五次击杀才有一次通知。

     这时,一队指挥在说:“我们的输出……四爷就这么一去不复返了?看对面好像人不齐,不清楚是掉了两个还是故意藏起来,骗我们进陷阱。我们先正面稳一点往上压。”

     二队指挥在说:“不前进了,在这里布置防守,找个机会勾引下那个刺客——想办法把他杀回老家。”

     二队指挥的话音刚落,泰伦又从正前方的喷泉阴影里出现了!

     指挥:“……”卧槽我还没勾引你呢?!

     泰伦上来就直扑指挥,后者也是个坦克,下意识举盾防守,喊道:“做掉他!做掉!”

     箭矢和剑刃同时向着泰伦袭来。

     泰伦头也不回,反握匕首在背后“叮”一声抵住剑刃,同时侧身硬吃了弓箭,将那枚箭矢夹在手肘中,猛一个旋身——

     那握着剑的狂战士猝不及防,压根没想到这刺客头也不回还能用后背反击,被短剑凯歌蹭地划过咽喉,然后马上又是一个匕首钉刺,简直快到看不清动作。

     泰伦的动作如行云流水,把狂战士直接打进红血(30%),就继续向前在指挥的盾牌上一踩,就像飞鸟一般投入二楼,消失不见。

     所有人眼睁睁看着泰伦还剩下一半血,看起来再打一轮就能挂掉,但就是潇洒失踪。

     而且他离开后,残血的狂战士头顶不停冒出流血伤害,也得不到治疗(治疗第一个被泰伦做掉),最后憋屈地挂了。

     过了一会儿,楼上又被随手丢下来一支断箭,正是那支唯一命中了泰伦的羽箭,吧唧掉在指挥脚下。

     二队剩下三人:“……”

     指挥大怒:“这个刺客必须管!tmd团战不打了!开侦测大招,先把这个血皮做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