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章
    夺旗战的十分钟结束时,双方的积分比例是这样的:七杀队461分;dreams队139分。

     七杀队赢得毫无争议。

     部分七杀队员表示:“我躺着抱大腿就赢了啊。”

     当然,这种话是不能往外说的。

     当两支队伍重新站在台上时,双方队长友好地握了握手。

     七杀队长说:“承让了。”

     dreams队长说:“胜败无常,我们看下一局吧。”

     中间只有1分钟的修整时间,bo3第二局马上开始。

     这一次随机到的地图:月神森林。

     这张图的树木非常多、非常粗壮而且高耸入云,有很多适合隐蔽的地点。同时地图里面有很多中立生物,有蛇、蜥蜴、猿猴三种,其中蛇会主动攻击附近的人而且带有剧毒。

     随机到的模式:杀戮。

     每队20个复活名额,谁先死完了20人次谁就输。

     看见随机到的结果,dreams的队长心里就咯噔一声。

     七杀队长则是乐开了花。

     男解说:“这一局dreams难了。”

     女解说:“是的,这张图本来就适合刺客型选手的发挥,而七杀的四爷又是这么的*……嗯咳咳,这么的酷炫。”

     男解说:“哦,等一等,dreams的教练申请了三分钟战术时间。”

     女解说:“莫非是有什么好的战术需要临时传授给dreams吗?”

     dreams的教练上台和6个队员围成一圈,嘀嘀咕咕了片刻后,dreams的队长眼前一亮,点了点头。

     回到赛场上,dreams果然拿出了一套新的战术。

     他们的诡术法师在之前一直没有出彩的表现,但这一次一开场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他的大招竟然是很罕有的战争型技能——雾之迷锁。

     这个技能在整张地图中召唤来一片大雾,在雾中所有人的视觉甚至都受到了影响,雾气最浓的时候,几乎伸手不见五指。

     男解说:“厉害了,难怪之前这个诡术没什么表现,上一张地图全部是透明的,雾之迷锁没有太大作用。”

     女解说跟着道:“但这张图就不一样了,本来就是森林图,再加上这么大雾,在里面的选手估计都看不到自己人在哪。”

     男解说:“但是有一个人可以——dreams的圣枪可以,别忘记他是长着翅膀的,飞得高了,自然就容易察觉下面的动静了。”

     七杀队开场就有点懵了,没想到对手还有这么一招。他们没有很好的增强视野的技能,只有一个持续三十秒的大招而已,所以这时只能在雾中摸索。

     指挥说:“尽量不要分散,所有人集中阵型,我们慢慢平推,四爷你——”

     他还没说完,回头就发现四爷早就没了踪影。

     主坦克说:“要叫四爷回来吗?”

     指挥:“……算了,我已经习惯了。”

     泰伦一向善于扬长避短,既然自己不擅长团战、只擅长伏杀,那么自然要把长处发挥到极限。

     在这片大雾当中,他也没有办法看得太清,但这不是他遇到过最恶劣的环境——最恶劣的是他曾经为杀戮之神征战过夜之主的位面,那是一个从未有过光亮的世界。

     在那里所有没有视觉的生物当中,蜘蛛是食物链上最顶层的存在之一。当别的生物都在“狩猎”的时候,只有蜘蛛在进行“伏杀”。

     于是,泰伦就学会了使用一种新的技巧。

     ——静静地蛰伏在蛛网之上,隐忍地等待着猎物的脚步声成为蛛丝上的震动,然后悄无声息地沿着那条蛛丝攀行,再以螯肢将毫无所觉的猎物猛然刺穿。

     为了结成这样的蛛网,泰伦花了足足三分钟的时间进行筹备。

     他在高大的林木间穿行,偶然间遇到过dreams战队的圣枪骑士,两人在树冠上发生了猝不及防的遭遇战。

     这次是飞行的圣枪占据了主动权,他挥舞着翅膀从天而降,尖锐的□□带着惊人的冲击力直刺下来。

     仓促间把镜头调转过来的男解说不禁大喊一声:“药丸!”

     下一刻,泰伦猛然回头,双手交叉两把武器,刚刚好抵住了枪尖。

     圣枪从高空直冲而下的强大冲击力带着两人直接从树枝上下落,啪啪撞断不知多少枝桠后,眼看即将落地。

     忽然,圣枪在半空中撞上了泰伦刚布置的钢丝,一边翅膀猛然失去了平衡。

     两人在半空中滕旋,泰伦抓住机会,在身侧树干上借力飞跃,如闪电般撞入了圣枪怀中!

     圣枪猛然被泰伦合身撞到身后树干上,两片雪白羽翼不由自主地一震。

     泰伦趁着这短暂的眩晕时间,间不容发地打出近身连击,在树干上借力,将他的双刃从圣枪的胸膛中拔-出,然后一个后空翻轻巧落地。

     圣枪的身体从树干上下落,还未落地就化为白光飞逝了。

     两个解说这时啧啧评论说:“真是一场惊心动魄的空中遭遇战。”

     “论机动性,本该是飞行的圣枪更占优势。不过现在看来,四爷对这样的场地也很熟悉啊。”

     “我感觉四爷的本事像个无底洞似的,有需要的时候就开始往外掏好东西。”

     “是的是的,无论是一览无余的地图,还是这种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四爷的灵活性都简直令人发指。”

     这边解说完,镜头再次转向了大团。

     在泰伦进行他的布置时,双方队伍已经在迷雾中不期而遇了三次。

     dreams战队因为有他们的诡术法师在操控迷雾,所以占了很大优势,在三次团战中获得了两次大胜,而剩下一次也只是被七杀抓住机会而导致了平手。

     这时双方的复活名额分别还剩下:

     七杀队,8人次;dreams队,15人次。

     男解说:“七杀队陷入下风了。dreams这个迷雾真是用的精准,刚刚好克制了七杀队的阵容优势。”

     女解说:“是啊,纵观七杀队的比赛历史,几乎都是依靠暴力输出一套解决对面的核心,己方大团再在团战上积累优势;一旦他们的输出位没有起到足够作用,七杀队就很容易崩盘。毕竟是一个输出为核心的队伍,以前靠忍者,现在靠刺客。”

     男解说:“dreams的教练也是火眼金睛,一眼就知道用什么战术克制七杀的四爷战术。”

     女解说被“四爷战术”逗笑了:“哈哈哈是的,我们再来看看四爷在做什么吧。”

     镜头切过去时,泰伦正盘腿坐在树上,如雕塑一般一动不动。

     他的身影半藏在枝叶之间,双目微阖,竟然有一种异样的祥和气息。

     女解说愣了一下,才说:“虽、虽然四爷很帅,但我实在不知道他在做什么?美男计吗?”

     男解说:“……”

     这时,他们发现dreams战队的人正巧走在附近的小径上,准备再次埋伏一次七杀的大团。

     他们原本有圣枪骑士在前方飞行侦察,但是刚才圣枪被泰伦干掉了,现在在等复活,所以大团在由诡术法师指路。

     当他们静悄悄走过的时候,诡术法师一不小心绊了一下,摔倒在地。

     这一绊是因为他猜中钢线陷阱,不远处立刻嗖嗖嗖飞来三支利箭。

     但dreams几乎全员都在,坦克立刻过来挡掉了这三支箭。

     众人紧张了一会儿,发现没有人来偷袭,指挥就说:“估计是刺客找不到我们,在到处放陷阱想碰巧阴掉两个,不管,走吧。”

     得知四爷没有出现,所有人都下意识松了一口气。

     但他们放松得太早,于是就没有注意,那个陷阱触发的还有一连串小风铃。

     当铃声传到的时候,静坐着的泰伦蓦地睁开了双眼,目光投向了dreams所在的位置。

     dreams在树下准备去埋伏的时候,泰伦就在树上悄无声息地跟随着。

     他低头看着树下五人,不急不缓地在树上不断转移位置。

     时间缓慢地流逝,看的人先沉不住气了。

     男解说实在按捺不住,汗毛直竖地说:“每次看四爷准备伏杀,都感觉特别刺激!”

     女解说也急死了:“什么时候动手?四爷到底什么时候动手啊!”

     别说解说,观众们都看得异常紧张,一个个屏住呼吸,眼睛都不舍得眨一下。

     泰伦一直悄悄地尾随了有半分钟那么久,才忽然取出钢线,在右腿上绕了几圈后,从树上猛然坠了下去。

     钢线的另一端绑在树干上,就这样静静倒悬着泰伦,徐徐地、徐徐地下降。

     泰伦的暗金色双眼沉静无比。

     dreams走在最后的人是剑舞者,一直在观察队伍的背后;而泰伦经过几十秒的调整才找到一个完美的位置,刚刚好悬在倒数第二的卡牌师的上空。

     这画面如慢镜头,充满了一触即发的张力。

     “卡牌要没了……”不知为何,女解说不由自主地缩小声音,轻轻地说道。

     就在这一瞬间,泰伦的匕首如同獠牙一般,现出锐利无比的寒光!

     他倒悬着的时候,反手匕首刚好自下而上——

     猛然刺入了卡牌师的下颚!

     于此同时,钢线蓦然一收,牵引着泰伦向上,钉入下颚的匕首将卡牌师整个人提了起来。

     如同被蜘蛛的獠牙捕捉后,吊上了蛛网的猎物。

     卡牌师下意识地反抗,然而为时已晚,被泰伦整个拖入树上后,被他反手一剑扎入胸膛,就直接化为白光飞逝!

     这一切的发生不到两秒时间,简直兔起鹘落,令人目不暇接。

     男解说直到这时才大喊一声:“word妈!”

     他猛地吸了一口气,差点憋不过气来,手心里紧紧攥着本想擦汗的纸巾,已经被手汗湿了一半。

     “太tm刺激了。”他又补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