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2|第 42 章
    维克多内心越愤怒,表面上反而越平静。

     在座的都是和他一样怀揣着抱负的年轻人,有时候诘问只会触及他们的傲气,会让沟通进行的更艰难。

     维克多放下企划案,打开显示屏,将公司的logo放大,然后说:“谁还记得我们创建它的初衷?我们最开始想的难道不是保护创作人的基本权益,为了这个目标我们才需要做大,才需要更多金钱不是吗?现在我们舍本逐末,开始为了金钱,出卖我们的终极目标?”

     有几个人低下了头,有几个人却还在沉思。

     有人说:“维克多,我理解你既想做大、又想做好,想要我们的产品又叫好又卖座的心情。但是现在我们需要在两者间做取舍……”

     维克多反问:“我选择口碑,你想说这是一个错误的决策?”

     到了这个时候,他的气势已经盖过了桌上所有人。

     大多数人意识到他是创始人中股份最大、话语权最有力的董事兼总裁,选择了停止这场争论。

     面对少数几个还在想的人,维克多又放缓了语气,说:“当然,我不是指责你们想要获取更大资源的策略,只是这和公司的发展方向有所违和。我尊重你们的想法,也不会马上否决白千度的合作方案,但是你们必须要拿出进一步的评估出来,才能说服我。”

     从会议室里出来的时候,有人主动为维克多开了门。

     这是维克多第一次在会议上力压群雄,展示出自己说一不二的话语权,这让不少人意识到:维克多已经不是那个做着学生工作、倒着贴上来才能组织人马的学霸了;他们也不是那个仅靠一腔热血的、无规章无纪律的创业小群体了,他们必须开始有规则、有阶层,而且这规则和阶层将越来越固化,难以流通。

     这件事自然而然,且天经地义。

     维克多回到自己办公室的时候,按铃叫了自己的秘书,然后写了两个名字给她:“查一下他们这个月的财务情况,尤其是和白千度这个团队的往来记录。”

     秘书问:“是通过公司的渠道,还是找私家的调查员?”

     维克多说:“我觉得你很聪明,所以你可以独自决定。”

     秘书其实一想到维克多磊落的作风,就知道这是他对自己能力和品行的双重考验,同时也因为他一句赞誉就感到受到了莫大激励,仔细地收好这张纸走了。

     那之后,维克多打算打开白千度那个视频,从头到尾亲自再看一遍,这不适合在办公室做,所以他走到休息室。

     然后刚才在会议室里,和他争论最多的合作伙伴正巧在里面抽烟。

     维克多坐在他身边,两人聊了两句。

     那人说:“唉,刚才太冲动了,我很抱歉,维克多。”

     维克多:“我能够理解。”

     在这种情况下,“能够理解”的意思,差不多就是:我这次知道了,你下次别犯了。

     那人深深吸了一口烟(虚拟世界,无毒害作用)。他在学校里认识维克多挺久了,这是第一次感受到来自这个亲切、正直、温柔的学弟的压力,这甚至让他也感到忐忑。

     维克多看出他的忐忑,说:“还有烟吗?”

     对方抽出另一支,维克多接过以后,夹在两指之间,很轻缓地吸了一口。

     那一瞬间的画面,几乎颠覆了他过往所有的不够成熟的形象,将他重新拼合成一个新的维克多,刻进了外人对他的印象里。

     维克多只吸了一口,就将烟放下了,笑了笑,一言未发地走了。

     十分钟后。

     维克多漱了两次口,他其实很讨厌烟味。

     他把白千度的视频看了,还匿名登录上自己的小号,发了好几条批判他抄袭的评论。

     但还是非常生气啊!没有公司的渠道,白千度还是会雇佣水军继续炒作啊!

     维克多脸都是黑的,心里也在黑-化地想:这个白千度竟然挑拨了我们公司内部的和谐关系,为了避免下一次发生同样的不愉快,我身为总裁,当然有责任干掉这个不和谐因素!呵呵,买水军往死里黑他,还是走法律渠道告他,还是两者一起来?

     一边想,他一边打开了邮件。

     他想了半晌,还是没有选择告诉泰伦这件事,一来泰伦对这种事基本上毫无兴趣,二来泰伦这个时间应该正在准备打个赛的第二场……不能因为一个跳梁小丑就打扰了他。

     维克多收起邮件,端起咖啡,表情萧肃地看着落地窗,心想:天凉了,让白千度破产到连底裤都穿不起吧!!!

     ……

     泰伦很快就要打个赛的第二场了。

     其实赛前他一向不做什么准备,他倒是考虑了一阵子关于维克多的事情。

     无论是父母家庭的前车之鉴,还是这么多年以来的孤独生涯,都让泰伦对感情抱有迟疑和警戒,他永远不可能像维克多那样热烈。

     但他是厌恶自己的冷漠的,如同他厌恶自己继承自父亲的部分性格。

     他愿意尝试接受一种不同的生活方式,所以他就去试了。

     可是!

     昨天维克多没有做迷弟日常,没有发短信,甚至也没有新的博客。(显然他在烦恼白千度这件事。)

     告白之后就只剩这种态度了?

     维克多你这样是很容易失去你男神的!

     泰伦不高兴的方式,就是气场更冷了。

     站在场上的时候,观众们都有一种感觉:战神的冰山神功是不是又上一层楼了?!简直高岭之花遥不可及……

     这局比赛是四强赛的第二场,刺客奥丁对阵诡术法师枫叶。

     很明显,刺客职业是天生克制法师职业的。

     对着四爷明显比以往更加冷酷的眼神,枫叶连开场宣言都显得有些不够自信了。

     解说们也毫不避讳地在说:“这场枫叶很难打啊,诡术法师本身就皮薄血少,最大特点是技能很灵活,控场、传送、时间回溯,基本都是诡术的范畴。”

     “那么现在最大的问题来了:一个法师再灵活,能有刺客灵活吗?就算有,他能有战神奥丁灵活吗?”

     “如果优势无法发挥,弱点又是血少这种被死死克制住的点,枫叶要怎么打完这场比赛呢?”

     “机会还是有的,枫叶是那种发挥比较灵活,是浪是怂基本靠他状态心情的选手,所以让我们来期待他的爆发吧。”

     第一局比赛,随机到的地图:月神森林。

     很巧,这是泰伦曾经打过团队赛的一张地图。

     森林图,树木高大茂密,适合埋伏战。图中有几种动物,其中毒蛇会主动攻击,猿猴之类是中立怪物。

     这张图刚出来,不少粉丝就想到了泰伦曾经在这里,倒悬着伏杀过一个敌人,当时的场景惊险刺激,简直至今历历在目。

     观众席上正在发出如潮的议论声的时候,两名选手已经进入场地了。

     解说则正在扼腕道:“唉,这天时地利人和……”

     “枫叶这次真的很难办了啊,从他以往的技能资料来看,大概只有一个迷雾术可以针对一下刺客,但是这个刺客却偏偏是四爷。四爷就是在这张图,就是在迷雾当中,大杀特杀过。”

     枫叶的表情也是很凝重的,他是那种比拼反应、技能速度的诡术法师。和刺客打的时候,要的就是瞬间抢到主动权,抢得到,他开控制法术输出;抢不到,他开传送法术逃命……

     诡术法师就是这么一个讨人厌的职业。

     更讨人厌的是,他们可以使用的法术更多,茫茫多,每场比赛都很容易针对到某一个特定选手。

     现在枫叶手里就捏着一个底牌,唯一一个可能让四爷遇到危机的底牌。

     三十秒倒计时结束的时候,男解说忽然咦了一声:“速度爆发?战神今天开场就速度爆发!”

     “哎呀,这个速度!十秒内就能到达诡术的位置!这是夺大仇??”

     泰伦今天明显没有准备开场伏杀,用刺客的惯用套路来对付对面的脆皮法师!

     倒计时刚结束,他猛然就冲了出去。

     别人在森林当中穿行的时候,或多或少都需要减速;但他不,他对森林的熟悉,完全是木精灵(与自然最亲近的精灵亚种)的级别,在其中快速行进的时候,甚至比平地上还要快!

     导播为了镜头不被树木挡住,光切镜头就切得满头大汗,但是泰伦的速度却从始至终没有降低过,甚至更快了。

     当他接近到诡术法师的时候,很明显地感觉到,附近被诡术放下了阵法。

     因为谁都知道刺客开场就能有一次隐身伏击的优势,所以谁都会为此准备至少两个保命技能,一个勘测隐形、一个快速逃离近身战。

     所以诡术法师枫叶一直在小心翼翼地维持着可以勘测隐形的奥秘之眼,三颗眼球在半空中不断飞行着。

     真的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毕竟他面对的是封神级别的刺客啊。

     于是,当枫叶看见迎面而来就是一个戴着兜帽的身影,不闪不避笔直地直取自己的时候,一瞬间大脑里一片空白!也就是俗称的,吓呆了!

     ——四爷!战神!您怎么不按照套路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