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章
    所谓拼刀,就是双方只用一柄短刃,近身搏斗。所有攻击、防守的动作都只能用刀刃来完成,考验的是双方的反应、灵敏、出手速度和膂力等等素质。

     拼刀往往是没有特效的,但却极尽凄美。

     刀光与血色在双方间来回穿梭的过程,就像两枚梭子在不断织网,让人目不暇接,同时被这画面中所蕴含的美和力量所震撼。

     然而,如果拼刀的双方实力差距太大的话,那么观众看见的就会是一场单方面的表演。

     泰伦反手持着匕首,这是个非常固化的姿态,只能做出向下刺和横刀防御的动作。几乎没有人会反手来拼刀,但泰伦就是这么干了。

     而且他占尽上风,双眼中还带着一抹表示他感到无趣的神色。

     泰伦的匕首不像是匕首,更像是藏在他指尖上的一道光。

     当他肆意一挥的时候,刀光就会突如其来地出现,划破时间与空间,在展现出惊人美态的同时,也冷硬地与敌人的刀锋碰撞。

     匕首与匕首碰撞的声音就像清脆的铃声,让人几乎嗅到了其中清冷又干净的味道。

     铃声响起来,刚刚有两秒而已。

     路超凡的额头上已经细细密密满是冷汗。

     他的手腕开始僵化,眼中的画面开始变得难懂,对敌人的判断已经失效,就连对自己的动作也开始拙于控制。

     忽然,路超凡感到手腕一震。

     他的匕首飞了出去。

     他输了,而且一败涂地,连一丁点不甘不服都无法产生。

     路超凡大口大口喘息,汗水和血水沿着下巴流淌,双目恐惧地看着对面的人。

     泰伦依然反手握着他的岑寂,慢慢将刀锋贴在路超凡的脖颈上,然后说:“混血和杂种有什么区别?”

     路超凡的视线完全被他暗金色的双眼所攫取,身后开始冷汗涔涔,下意识想要挪开自己的视线,但不知为何却动弹不得。

     他在冥冥中感到自己的心理防线摇摇欲坠,如果在这里认输,他从此都会对泰伦畏惧不已!

     良久,路超凡咬牙说:“没……没有区别,你这个——啊——”

     他惨叫了一声,然而却发现自己没有被杀死,变成白光。

     泰伦只是随手一刀,从他双眼之间开始往下滑,精确无比地在他身上留下一道血线,仿佛将他整个人分成左右两半——然后还斩断了他的腰带。

     泰伦慵懒地说:“区别就是,听到‘混血’我会不高兴;听到‘杂种’,我会非常不高兴。”

     泰伦再次一言不合就消失在黑暗里。

     路超凡浑身是汗,努力挂住了自己的裤腰带,遮起一双长毛的大白腿,又终于能腾出手捂住鼻血,以一种十分难堪的姿态慢慢在走廊里挪动。

     到了这个时候,他已经承认了自己的失败,他现在想做的是马上结束这一局比赛!然后下一局也好、比赛之外的什么地方也好,他迟早可以扳回这一城。

     但他不能自尽,不能在这种万众瞩目的比赛里自尽,否则除了丑态之外,他还会颜面尽失、面对“消极比赛”的指控,到那个时候就算赢回来又还有什么尊严可言……

     这样想着的时候,路超凡忽然看见前方的角落里是泰伦的身影!

     泰伦好像正在往墙上布置什么陷阱,想等着对手过来。

     路超凡心中一跳,窃喜地上前两步,忽然又停住。

     他心生警惕,默默绕进了另一条走廊,接着曲折地绕到泰伦地侧面,观察了片刻之后,才使用潜行技能,向着泰伦背后走去。

     他在心中默数:五米、四米、三米、两米……

     路超凡猛然向前一扑,就准备将匕首扎进泰伦毫不设防的后脖中。

     忽然,他的身体僵住了。

     一个陷阱牢牢夹住了他的右脚,其中熟悉的毒素侵入了他的身体,造成了长达几秒钟的僵直状态。

     万万没想到,这场完全脱离了剧本的比赛,最后还是要结束在他的陷阱里。

     泰伦这个时候才好整以暇地回过头,伸手拍了拍路超凡的脸,仿佛在检查他的脸皮硬度。

     “我听说你是算无遗策的陷阱专家,预测了很多对手的行为模式,神乎其神地赢了很多场。”泰伦说,“所以,算无遗策的意思就是忘记了自己开场放的陷阱在哪儿?”

     路超凡浑身发颤,不知是因为愤怒还是羞辱。

     但几秒之后,他的脑海中又充斥了恐惧。

     因为泰伦面无表情,将匕首向着他的双眼递过来。

     缓慢地向着自己的眼睛行进着的刀刃——面对它的时候,很少有人不会感到彻骨的恐惧。

     而且这一次,是真的从眼眶插-入脑壳,置于死地。

     “啊,啊啊啊啊——”

     几秒后,bo3赛制的第一局比赛结束。

     419号选手获胜,现在比分1:0。

     在一分钟倒计时后,比赛将开始下一局。

     这时,场内外依然还是互相隔离的。路超凡疲惫而又恐惧,他不知道观众看见自己的丑态会是什么样子,但他的精神已经紧绷到了极限。

     所以他申请了十分钟的中场休息时间。

     在这十分钟里,选手会在休息区休息,而工作人员也是同样。

     为了不让观众觉得无聊,一男一女两位解说在继续谈论刚才的比赛。

     男解说:“万万没想到,419号选手竟然赢得这么轻松。”

     女解说:“是啊,两位选手都是b-list上的黑马选手,本来我们猜测这场两名刺客型职业的比赛,会是你来我往非常精彩的一局。”

     男解说“嗯”了一声,又像是叹气又像是惊叹,说:“419号选手不但从一开始就占了上风,而且全程都有一种游刃有余的感觉……”

     女解说补充道:“简直像是猫捉老鼠一样。”

     她说的很直白,这让路超凡的粉丝们非常难堪,不满地在公屏上面开始刷屏。

     “解说简直偏心到家了!”

     “我家爱豆根本就是身体不舒服,他昨天半夜还在给一个粉丝庆生呢!这是你们胜之不武!”

     然而四爷粉们正相反,看到偶像虐杀了对面选手,简直嗨爆了,爽到打字都哆嗦,在公屏上也开始刷刷刷。

     “废话那么多,还不是输得像狗一样!”

     “自己踩在自己的陷阱上,以前宣称是陷阱大师,现在牛皮吹破了吧!”

     一时间高达数米的虚拟显示屏上,两派粉丝开始了剧烈对战,火药味直接从场内弥漫到了场外。

     而在粉丝们准备互殴的时候,后台也有一时间的混乱。

     巴掌大的小妖精主持人飞进来,慌乱地说:“怎么办啊导演,我的话筒弄丢了。”

     导演:“你拿在手里还能丢?”

     小妖精嘤嘤嘤道:“我也不知道啊,我走在后台好好的,一回神就发现自己拿的是根薯条。”

     所有人:“……”

     导演哭笑不得:“你这吃货!话筒还能变薯条!那个蒲公英话筒是我们给你特制的,现在没了,你自己挑一根普通的上去吧。”

     小妖精耷拉着翅膀走了。

     导演对其他工作人员说:“行了,你们一会儿多注意一点。那个话筒是直连的,万一被观众捡走了就不好。老徐,你先把那个频道关了。”

     “好嘞!”工作人员回头去找,然而频道还没找到,他们忽然听见主持人频道里传来了声音。

     路超凡的声音遥遥传来:

     “你tmd是不是要上天!让你输你tmd竟然敢给我赢?你是不是忘了二百五十万还在我手上?”

     主持人频道直连场外所有扬声器,余音绕梁,久久不歇。

     路超凡选手开门见山,所有人都被震惊了。

     导演:“……”

     主持人:“……”

     解说:“……”

     导播室里一片死寂。

     观众席上一片死寂。

     主持人频道还在传细碎声音。

     水声,像是有人在慢条斯理地洗手。

     然后是419号:“喔,没忘。”

     路超凡连喊了二十多句国骂,怒不可遏地说:“违约金两千万,你[哔——]的[哔——]也还不起!我的名誉损失你[哔——]有本事倒是赔啊!”

     419号:“别急,bo3不是么。接下来两场你赢了,就还是你赢。”

     路超凡:“你是不是智障?!我不但要赢,我还要赢得漂亮!不然我是不是吃饱了撑的来跟你签合同?我像以前一样让徐副导直接给你加个0.2秒延迟,我不就赢了吗?啊?!”

     导播室内。

     所有工作人员:“……”

     导演默默地转过头,静静看着自己的副导演。

     此时无声胜有声。

     徐副导:“……”路超凡你tmd是不是智障!智障啊啊啊啊啊啊啊!

     导演意味深长地说:“先把频道关了,上报组委会吧。比赛继续按流程来,咱们现在不着急。”

     观众席上。

     观众们已经从石化状态渐渐反应过来了,席上一片议论纷纷的声音。

     随着十分钟的中场休息时间临近尾声,观众的议论开始变得热烈起来,很快愤怒的情绪从中滋生和蔓延。

     公屏上开始有人刷屏了。

     只有两个完全隔离在场内的选手,还若无所觉地重新走上台,准备第二局比赛。

     路超凡从休息间出来后,又恢复了彬彬有礼,脸上带着大明星般的微笑,跟419号选手面对面站好后,还似乎很有礼貌地打了个招呼。

     所有人:“……”你装?接着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