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章
    此时的公屏上:

     “假赛!虚伪!不公平!”

     “路超凡滚出电竞圈!”

     “我们要联名投诉你们!虚假比赛,丢尽了地球区的脸!”

     观众们已经愤怒地开始往台上砸东西了,举报信息源源不断地被发送出去。

     台上的两个选手却毫无觉察,还在剑拔弩张的气氛中静静等待第二局比赛倒数结束。

     导播室内的气氛非常尴尬,导演示意解说继续履行职责。

     男解说只得硬着头皮说:“好的,现在我们开始第二局比赛。”

     女解说:“在这一局比完之前,胜负未分,依然是有悬念的。”

     公屏上的观众:“有个锤子悬念哦!能不能摸着良心说话了?!”

     女解说:“……”

     男解说:“上一局路超凡选手很可能是犯下严重失误,导致惜败……”

     公屏:“失误?他是犯下严重智障了吧!”

     男解说:“……”

     女解说:“‘陷阱大师’会不会力挽狂澜反败为胜呢?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公屏:“哪儿来的陷阱大师,是馅饼大师吧!那脸皮厚的像在馅儿里夹了钢筋混凝土!”

     两个解说:“……”说一句被呛一句,简直不能好了。

     然后,1分钟倒计时终于结束了。

     两名面对着面的刺客同时一矮身,消失在对方的视野里。

     通过主播镜头可以看到,两人在隐身后都不闪不避,向着对方的方向冲去。

     男解说:“他们选择了正面硬刚——”

     话音未落,便只见泰伦猛地一跃而起,空中一个旋身,在根本看不见对方的情况下,精准无比地一个膝撞!

     路超凡也根本看不见对手,在奔袭途中猝不及防,就被一膝盖撞歪出去,在地上横着翻滚一圈,再次被泰伦狠狠踩住了。

     女解说:“啊?”

     男解说:“啥!”

     这一切发生得连贯无比,在不超过两秒钟的时间内,泰伦行云流水般完成了跃起、膝撞、借力反身、踩住对手的一系列动作。

     所有人都目不暇接,等反应过来的时候,路超凡已经又被泰伦踩住了。

     这一次场地是室外,路超凡的脸直接埋进了泥里。

     男解说瞠目解说地说:“刚才发生了什么!发生了什么!”

     女解说:“双方都看不见对方,这是怎么做到的?!”

     所有人都还在震惊上一幕的发生,场内局势又开始激烈起来。

     路超凡一个鱼跃起身,汲取了上一次被踩进地里的经验,试图从下方偷袭泰伦。

     泰伦侧身闪躲,身体笔直向下倾斜。

     就见路超凡猛地翻身而起的同时,泰伦忽的抓住他的脚踝,紧接着借力一甩。

     女解说:“哎——?!”

     路超凡本想转180度后起身,直接被泰伦用巧力拧了个360度,一脸懵逼地失去了重心。

     在路超凡倒地之前,泰伦从容地伸腿一勾,以大腿肱骨、小腿为三角形,双腿牢牢锁住了对手的咽喉。

     男解说激动地呐喊了起来:“‘地狱之门’!这tm是地狱之门!没想到赛场上能看见传说中的格斗技巧!”

     那一刻,在路超凡的颈部动脉上的,是仅仅在世界级格斗比赛上才能偶然一见的三角锁喉术。

     腿部、膝部,当人体最有力的部位参与到锁喉术中时,被锁喉的人几乎已经注定了死亡的命运,因此这一招也被称作“地狱之门”。它的使用难度极大,几乎只在顶级的格斗赛场上才会惊鸿一现,谁都没有想过,这样的招数竟然会出现在电竞赛场上!

     致命的颈动脉被制,路超凡在整整三秒钟的时间内都是毫无知觉的,当他昏黑的眼前终于见到一点光亮时,他的颈部以下已然完全失去了知觉。

     无法出声,无从逃脱,甚至难以思考。

     就如同被恶魔擒握在掌中,地狱的大门毫无保留地向他敞开了。

     就在这样恐怖的境地里,路超凡看见泰伦的匕首——

     那把名叫“岑寂”的匕首,就这样再一次静静悬停在他眉心上。

     一刀毙命!

     bo3第二局结束,比分已经达到2:0。

     419号选手获胜。

     直到系统公布了比赛结果,两名选手化为白光回到了台上,所有人都还是目瞪口呆的模样。

     这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第二局比赛从倒计时结束到地狱之门的出现,一共不到十秒钟而已。

     当上一局比赛,泰伦猫戏老鼠一样赢了之后,观众还在讨论第二局他会赢得多轻松时,他们都没想到——竟然还能轻松到这个地步!

     十秒钟就结束比赛。

     在地球区的总决赛上,四强赛的第一场,居然也能出现如此戏剧化的一幕。

     观众陆续反应过来之后,公屏上顿时刷出了瀑布般的大批评论。

     有人还在科普“地狱之门”说:“这一招的难度实在太大了,发动条件苛刻到反人类,但是放出来就是绝杀,简直破坏平衡的存在!至今为止,一共没有几款游戏把它做成过人物技能,这肯定是四爷的‘技巧’。”

     “万万没想到,居然在电竞赛场上看见了世界格斗冠军的招牌技能……四爷难道是搏斗出身的吗?!”

     “不到十秒钟!没有一个系统技能的释放!对面简直死无葬身之地!四爷哪怕不在游戏里也必须是个顶级的杀手吧!!”

     公屏实在刷得太快了,这些有内容的评论快速地滚出了几米高的大屏幕,每个评论停留的时间还不到两秒钟。

     更多的观众在刷毫无意义的感叹词,这时只有歇斯底里地呐喊才能表现出他们激动万状的内心。

     观众席的沸腾持续了有几分钟那么久,终于在主持人的第三次提醒下稍稍停歇。

     现在两个选手站在台上,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泰伦和赛前一模一样,冷淡地站在原地,就差没在面罩上写上“我感觉很无聊”六个大字了。

     而路超凡则面色惨白,两腿颤抖地支着身体,感觉下一刻马上就能倒地不起。可以想见,两次“死亡”都如出一辙,向着眉心刺来的刃尖对他的内心造成了成吨的阴影伤害。

     在这样显著的对比面前,观众从热烈当中逐渐反应过来,开始愤怒地质问。

     路超凡猛一抬头,忽然看见四面八方的观众席上,成千上万人都在向他投来愤怒、蔑视、憎恶的眼神。

     “发、发生了什么?”他茫然前进一步。

     观众席上回响起了如潮的指责声:

     “简直令人发指!”

     “本来还觉得你歌很好听的,没想到居然是这种人!我居然粉过你,想想就惭愧!”

     “威逼利诱不择手段,居然一路爬到四强赛,整个地球区都因你而蒙羞!”

     路超凡下意识地露出受到了委屈的表情,解释道:“不、不是这样的,一定是有谣言!我可以解释,你们等我解释……徐副导呢?”

     他茫然地四处环顾,好像想要找到一丁点还支持着他的人。

     然而徐副导早已经急匆匆赶着去澄清自己了。

     唯有导演在指挥道:“比赛秩序不能乱,有什么事,都等赛后,官方会给出让大家满意的回复。”

     现场仍然一片混乱,观众开始往台上扔各种东西,既有瓜皮纸屑,也有零食水瓶,最狠的是把鞋袜都前前后后扔了个干净的。

     虽然东西在上台之前都会化光消失,泰伦仍是悠然后退了两步,把大舞台让给路超凡。

     这时,主持人飞上台子,想要按照流程问一下赛后感言,但却半晌都不知道怎么开口。

     泰伦见状,直接指了指路超凡,示意:你直接问他。

     然后泰伦回头就想下台走人了。

     主持人见状,实在忍不住,关了话筒,小心地问他说:“四、四爷等等!我的话筒……刚才在休息室的洗手台下面被人发现了。”

     泰伦不动声色地“嗯”了一声。

     主持人道:“那个话筒,我是在中场休息的时候弄丢的,还莫名奇妙变成了薯条……是不是……你是不是……?”

     她问得没头没尾,泰伦的回答也相当神秘:只是一笑。

     这一笑还是隔着面罩,仅能看见暗金色的双目中略微带着笑意。

     短短几秒时间,底下观众的反弹已经快要压不住了。

     主持人只能重新打开话筒,慢慢递到路超凡面前。

     路超凡还不知道一切都被一根拇指大的蒲公英话筒给公布了出来,几乎是抢过新话筒,对着观众就说:“这是一场误会!一定是有人恶意中伤我!有些人趁着我比赛的时候散布我的谣言,我一定会起诉他的——我什么都不知道!请大家相信我!”

     他却不知道此时自己的目光是三分惊骇、两分慌乱,剩下五分都是仇恨,向着准备离开的泰伦看去。

     两人隔着十米远进行了一个短暂的对视。

     泰伦忽然轻轻笑了一声,右手食指与中指并拢成剑形,遥遥向着路超凡的眉心一指。

     这一瞬间,路超凡面对着泰伦,动弹不得。

     两度被泰伦的刀锋抵在眉心的绝望感,就如同死神的丧钟一般,在他心中回荡起了死亡的余音。

     莫大的恐惧感在刹那间完全摧毁了他的意志。

     他忽然感到双膝一软,就在泰伦面前跪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