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几天后的四强赛果然很是盛大,开幕式搞了整整一天,邀请了各路大神上去讲话,又找了数个明星在开幕式、中场和闭幕式表演节目。

     比赛全程在各个网上直播,在现场的观众被提供饮食和巨大的直播屏幕,不在现场的观众可以虚拟入场观看转播。

     虚拟竞技场可以容纳两千万人来看直播,而转播门票也被卖出了将近八千万张,实时观看人数的高峰在所有节目中占到接近一半的百分比。

     这估计是地球上整个电竞圈中,每年最大的盛事。

     赛事流程非常正规,泰伦入场前两次验明参赛资格,被检查了各项数据,又专门被告知各种意外的处理方式。

     在选手出场前,他们都在后台的休息室。

     休息室有个公用的放松区,泰伦坐在沙发上懒洋洋地看报纸的时候,看见主持人进来了。

     主持人就是那个小妖精,进门就看见两条大长腿笔直地横着搁在茶几上,长腿的主人听见动静还抬眼看了一下她。

     小妖精被泰伦的眼神看得发酥,蒲扇着翅膀问:“我……我的裙子和发型后面还好吧?”

     泰伦示意她凑近一点。

     她飞到沙发上,翻过来背对泰伦,就听见泰伦富有磁性的声音特别真诚地说:“假如有个背影排行榜,你可以名列三甲。”

     小妖精本来想适可而止的,听到这里整个人都娇羞了,不受控制地追问:“剩下两个是谁?”

     泰伦抖了抖报纸,面不改色地说:“奥林匹斯山上有一位女神名叫维纳斯。每个男人的梦里又有过另一位女神。”

     小妖精被撩得要死不活,险些要发出“嘤”的一声来,神魂颠倒地靠着泰伦不说话了。

     这时,路超凡也从外面进来了。

     他打量一下休息室,没发现巴掌大的主持人在泰伦后面,进来就冷嘲热讽地说:“真有闲心,马上就要身败名裂了,在这看看报纸预热一下吗?”

     泰伦就没见过这么锲而不舍地作死的人,好笑道:“这是公共场合,你的形象呢?”

     路超凡怕后面有人进来,就吐了口痰在地上,以表示蔑视,又扭头走了。

     小妖精震惊地说:“他是那个唱歌的小鲜肉路超凡?怎么……”

     “也许是他感觉自己稳操胜券了吧。”泰伦侧过脸看了一眼,意味深长地笑了笑,“人在两个时候会暴露本性:一是自以为胜利就在眼前的时候,二是绝望到不择手段的时候。”

     小妖精:四爷好有内涵,四爷好有范儿啊嘤嘤嘤……

     泰伦顺手拿起一包零食:“不用管他,吃薯条吗?”

     半小时后,小妖精出去主持了,泰伦准备出场。

     他和对手路超凡同时在台上升起,观众台上立刻爆发出了一阵阵准备过的尖叫声。

     先是路超凡的粉丝在叫,后来是“四爷”的粉丝在叫。

     路超凡的粉丝都是年轻妹子,“四爷”的粉丝则包容万象,既有妹子也有粗犷的汉子。

     双方一时间竟然不分伯仲。

     路超凡非常不甘,在“战前宣言”上说了好几分钟的话,摆了n个pose吸引注意力——

     嘟嘴,吐舌头,卖萌,四十五度角露出锥子型下巴。

     粉丝们咔吧咔吧地拍照,断断续续地尖叫。

     路超凡眼中带着得意,将话筒递过去。

     泰伦接过话筒时,他的粉丝也开始整幺蛾子了,一起喊道:“四爷也露个脸啊!”

     泰伦想也不想就打算拒绝。

     然后他刚开口,底下又传来排山倒海异常整齐的一声“不——”。

     360度无死角的观众台自带立体回声效果,这声吼余音缭绕许久不歇,甚至让有些不明真相的好事者也开始跟着吼了起来。

     泰伦:“……”

     泰伦就算用着话筒也没能盖过他们的“不”字。

     四爷粉们已经尝试了好几次,终于在这场比赛中成功挤兑掉了四爷的“不”字,纷纷表示心满意足、大仇得报!四爷粉生涯一片无悔!

     泰伦:“……”我真的不懂你们现代人。

     路超凡脸色难看,他没想到自己苦心经营了大半年的人望,居然还比不上泰伦蒙着脸一个“不”字。

     他脸上完全挂不住,转过头对泰伦说:“我们手底下见真章。”

     泰伦:“哦。”

     小妖精一看两个选手之间火药味这么重,连忙结束了赛前的阶段,马上给他们进入比赛流程。

     规则是bo3,俗称“三局两胜制”。

     地图随机抽取出来,第一张图是:太空战舰炉石号的内部舱体。

     这张图不大不小,是科幻背景,战舰内部有各种舱室,很适合躲藏,而且地图里的物体不容易被破坏。

     两人传送到地图当中,正巧面对面在一条狭窄的走廊里。

     倒计时开始后,场内外彼此隔绝了。

     路超凡脸上还挂着明星专用微笑,说话却已经不客气起来:“别忘记剧本了,你开场有一个高难度摔跤!”

     泰伦觉得他很啰嗦,露出了嫌弃的眼神。

     路超凡愤怒地说:“别忘了三百万!既然为了钱就出来卖,你还装什么冰山!我最烦你们这种出身底层没一点教养的杂种!”

     泰伦不说话,眯了眯眼。

     路超凡刺激了他这么久,这是第一次有击破他的防御的感觉,立刻得意忘形,冷笑道:“我没说错吧,你一直戴着兜帽是不是根本没法见人?你们地球区的泥腿子,基因也不知道从哪个猴子身上传下来的,穿上个兜帽遮住脸,还妄想跟我比?”

     泰伦用看死人的眼神看他。

     路超凡不是第一个在他动手前花钱给自己赎命的目标,但却是第一个这么锲而不舍地继续作死的目标。

     倒计时终于结束了。

     泰伦直接一个潜行,消失在所有人的视野里。

     路超凡已经兴奋不已,难以控制地涨红了脸,往预定好的地方放置了陷阱。

     按照“剧本”,泰伦马上会从他的左后方过来偷袭,他只要轻轻一个飞镖——

     路超凡猛然拔出三枚飞镖,跳起的同时向后甩去!

     只听见“叮叮叮”几声轻响,飞镖全部落空,在金属墙壁之间来回反弹,然后“噗”一声扎进了一件黑色斗篷中。

     路超凡激动得双目瞪圆,拔出匕首就向着头蓬扑去。

     在他的剧本里,他已经听见了泰伦的惨叫。

     “啊——”

     路超凡的惨叫声戛然而止。

     因为从天而降的泰伦一脚踩在他后脖颈上,将他正在飞奔的身体毫不留情地掼在地上。

     然后在他抬头之前,顺便抬起一脚把他的脸再次踩进地里。

     时间回到几秒前。

     开场仅仅十秒钟的时候,泰伦已经凭借着手长脚长的身体优势,直接悬空撑在走廊的正上方。

     他右臂上缠着一段绳索,安静无声地等待,平静的神色和路超凡形成了极为鲜明的对比。

     直到路超凡来到他的正下方的那一刻,泰伦才落了下去。

     与其说是“落”,不如说是“踩”。

     就像人在踩死蟑螂时的动作,先抬起腿蓄力,然后狠狠往下碾压——就是那种动作。

     那一刻,路超凡的大脑一阵晕眩,鼻梁直接撞在地板上,哗一下鼻血就涌上了侧脸。满脸殷红,眼睛翻白,一时间煞是鲜亮。

     泰伦的靴子踩在他脊背上,同时取下绳索,向下一兜,就牢牢圈住了路超凡的脖子。

     泰伦又像拽起一条死狗一样,拉动绳子。

     然后路超凡终于从眩晕当中醒过来,接着这个力道,猛然从地上翻身而起,手里一直握着的匕首毫无章法地向身后的泰伦挥去。

     “嘿。”

     面对偷袭,泰伦还轻笑了一声,笑声里不乏嘲讽揶揄。

     他微微一个侧身,在路超凡的匕首碰到自己之前,右手猛地一敲——准确敲击在路超凡的手腕上,将他的匕首直接震落了。

     泰伦一抖绳子,接着手腕和手肘同时轮换,扯动绳索,将路超凡直接拉得失去重心。

     路超凡脚上一滑,再次摔了个狗啃泥。

     泰伦似乎并没有直接上去了结他的打算,反而接着收绳结,将绳子一端挂在旁边的房门把手上,自己反方向跑去。

     随着绳索不断收紧,路超凡两脚在地上乱滑,两手去解那绳结,头顶砰一声撞在门把手上,气急攻心地怒吼:“啊——”

     很快他喊不出来了,涨红已久的脸开始泛紫。

     路超凡险些被吊死在仅有一米高的门把手上。

     但泰伦固定了绳子便又消失了,这让路超凡能及时用飞镖隔断了绳子。

     路超凡一脸都是鼻血自己也不知道,手里攥着一把飞镖当作武器,愤怒得像个披头散发满脸鲜血的倒霉鬼,怒吼:“你给我出来!你这个不要脸的——”

     话音未落,泰伦真的出现了。

     他站在角落的阴影里,让人一丁点感觉也没有,哪怕是慢慢走出来露面的时候,也好像一座雕像一样毫无生气。

     路超凡吓得险些真的跳起来。

     泰伦将路超凡的匕首丢给了他,懒洋洋地勾了勾手指。

     路超凡接过匕首,看见泰伦手上也只握着一把短匕——这毫无疑问是一场拼刀的邀约。

     路超凡的鼻血滴滴答答地淌在衣襟上,此刻他的愤怒已经几乎阻塞了他的判断力,一边想着“我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只要最后赢的是我,现在的丑态也一定会被原谅的!”,一边迫不及待地扑了上去。